馬拉坎南宮的女僕-33億披索票房背後的菲律賓歷史

馬拉坎南宮的女僕-33億披索票房背後的菲律賓歷史

6月15日週六晚上7點半於BGC舉辦 菲聊不可聚餐活動Vol.48 紙飛機報名

台菲免稅品等代購Line 日本代購Line

菲旅遊必備上網兼電話號碼SIM卡Line

在菲英文中文日文教學服務 寵物緊急接送就醫翻譯服務 VIP會員招募中

德州撲克教學交流 紙飛機群 FB社團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紙飛機群What’s App群IG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截至8月下旬,上映僅三週的電影《馬拉坎南宮的女僕Maid in Malacañang》便在菲律賓收穫了3.3億披索的票房,成為該國近年來最賣座的電影之一。但這部由小邦邦·馬科斯總統的姐姐艾米·馬科斯參議員所監製的電影,同樣在菲律賓社會引發了前所未有的爭議。

從流亡美國,到王者歸來

《馬拉坎南宮的女僕Maid in Malacañang》這部影片通過總統府(馬拉坎南宮)女僕的視角,描寫了1986年初總統老馬科斯一家被迫流亡美國之前,在總統府的72小時內所發生的故事。有評論稱,這部電影已經引發國際關注,將在美國、日本、意大利、中東等地上映,極有可能打破2018年浪漫愛情片《我們的生活》所創下的9.15億披索的票房紀錄。

在菲律賓當代政治中,這段歷史是這樣被描述的:1983年,獨裁的老馬科斯總統迫於民意,邀請其政敵小貝尼格諾·阿基諾於當年8月從美國回到菲律賓,卻安排刺客在機場將後者暗殺。此舉引發大規模街頭運動“人民力量革命”。 1986年2月,眾叛親離的老馬科斯帶領全家,乘坐美國安排的直升機流亡夏威夷。之後,阿基諾的遺孀科拉松·阿基諾就任菲律賓總統。

時移世易。在今年5月在菲律賓大選中,小馬科斯憑藉3,100餘萬選票當選總統,而新一代菲律賓民眾對歷史的認知也在發生轉變。在這部聲稱“重現真實歷史”的電影中,老馬科斯的夫人伊梅爾達·馬科斯哭著對小馬科斯說:“二戰後我們家庭為這個國家做了一切,現在卻被渴望權力的人摧毀。”“記住,我們離開後再不會回到這裡,因為他們會挑起菲律賓人民對我們的怨恨。”而小馬科斯則安慰母親說:“我保證,我們會回到這裡。”馬科斯家族做到了。就在今年的6月30日,小馬科斯攜同母親伊梅爾達、姐姐艾米、夫人麗莎和三個兒子上演“王者歸來”,重返馬拉坎南宮。

對於馬科斯家族來說,沒有什麼比電影這一菲律賓人喜聞樂見的方式更能改變公眾對其家族的認知了。艾米·馬科斯在《馬拉坎南宮的女僕》的首映式上表示:“這是一部真實的作品,我們等了36年,才能把這個故事講出來。”民調顯示,超過七成的菲律賓民眾支持老馬科斯,近半民眾認為馬科斯家族被迫流亡是不公平的。

重現歷史?篡改歷史?

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按照此前的教材,老馬科斯總統冷酷無情,心狠手辣;其夫人伊梅爾達不僅貪腐成性,而且生活奢靡。不過在《馬拉坎南宮的女僕》中,馬科斯成了軟弱遲疑、心慈手軟的總統,其全家更是熱愛生活、簡單快樂的普通人。看過電影,你會相信馬科斯家族之所以流亡是遭到了壞人陷害。

雖然聲稱重現歷史,但電影處處在渲染馬科斯家族的“高大上”和“真善美”。比如電影中的伊梅爾達無論服飾還是儀態都美輪美奐,而作為“反派人物”出現的阿基諾夫人不僅穿著土氣,而且性格乖張,令人生厭。電影中有這樣一幕:阿基諾夫人在電話裡對美國人大喊:“把他們(指馬科斯家族)趕出菲律賓!”史料記載,阿基諾夫人當時的確與美國駐菲律賓大使斯蒂芬·博斯沃思通過話,希望美國能夠收留馬科斯家族。

更具爭議的,是電影中阿基諾夫人與幾位修女打麻將的片段。阿基諾夫人作為菲律賓華人許寰哥家族的一員,的確會打麻將。但其長女巴爾西·阿基諾·克魯茲澄清稱,自己的母親從來沒有在人民力量革命期間打過麻將,更不可能與修女打麻將。根據克魯茲的說法,阿基諾夫人自其母親1985年去世後就再沒有碰過麻將。

在菲律賓,天主教會禁止賭博。據報導,阿基諾夫人當時在宿務市的卡爾梅萊特修道院避難,而修道院之後也一直宣揚此事。 《馬拉坎南宮的女僕Maid in Malacañang》上映後,卡爾梅萊特修道院首席修女瑪麗·科斯蒂拉斯發表聲明稱,上述情節歪曲歷史,應該受到譴責。 “這部電影貶低了我們為民主運動所做的貢獻。”

不過導演達里爾·葉稱,電影中與阿基諾夫人打麻將的修女並非來自卡爾梅萊特修道院。他聲稱電影的票房表現已經證明,菲律賓人並沒有抵制它。而電影沒有說的是,菲律賓天主教會與老馬科斯家族是世仇,更是那場“人民力量革命”的幕後推手。即便在今年5月的大選中,菲律賓天主教會也沒有公開為小馬科斯背書。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一些媒體也評論稱這部電影中很多細節的確是虛構的,並不符合歷史事實。比如電影描繪馬科斯一家在流亡前的最後關頭還鎮靜自若、無所畏懼,但根據當年的新聞報導,馬科斯家族在馬拉坎南宮留下一片狼藉——桌上的飯菜吃了一半;很多文件、珠寶也沒有來得及帶走;很多工作人員完全不知道馬科斯家族已經登上了飛機。

不僅僅是政敵,或許還是情敵

這些爭議的背後,是正在和即將被重寫的菲律賓歷史。

本次大選中,小馬科斯陣營遭到菲律賓主流媒體的持續批評。即便在當選總統之後,一些媒體在報導小馬科斯時仍給他冠上“前獨裁者之子”的“頭銜”。但另一方面,馬科斯一家從2016年大選開始即轉戰新媒體,通過錄製、傳播短視頻等方式,成功地影響了數以千萬的菲律賓年輕選民。在這些選民眼中,小馬科斯友善親和、低調務實,了解窮人疾苦,願意為民眾發聲,而老馬科斯總統則一手締造了菲律賓六七十年代的“黃金時代”。對菲律賓下層民眾來說,支持小馬科斯是讓他們的生活遠離困苦的唯一機會。可以說,拍攝《馬拉坎南宮的女僕Maid in Malacañang》是馬科斯家族重新樹立形象的重要一步。

小馬科斯總統在6月30日的就職演說中,曾多次提及父親老馬科斯的歷史貢獻。在剛剛過去的8月21日,小馬科斯總統和莎拉·杜特爾特副總統沒有就小貝尼格諾·阿基諾遇刺身亡39週年發表任何聲明。而過去幾十年來,菲律賓歷任總統每年此時都會發表紀念聲明。反對派指,他們擔心新政府會修改公立學校教材中有關老馬科斯總統的章節,並誓言屆時將不惜發動街頭運動,反對“篡改歷史”的圖謀。

同樣有意思的是,在幾年前很火的一部紀錄片《造王者Kingmaker》中,伊梅爾達·馬科斯曾親口承認小貝尼格諾·阿基諾年輕時也追求過她。如此說來,阿基諾與老馬科斯總統還算是情敵了。

延伸閱讀:菲律賓披索達到近18年來最低兌美元匯率

新聞來源:《馬拉坎南宮的女僕》:33億披索票房的背後,是正在被重寫的菲律賓歷史

(瀏覽共 70,260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