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殺豬盤騙了上百萬,我臥底了菲律賓黑產鏈

被殺豬盤騙了上百萬,我臥底了菲律賓黑產鏈

8月27日晚上Makati 菲聊不可聚餐活動Vol.2  歡迎在菲的你(妳)一起報名吃飯交朋友 紙飛機feitalksph 

提供在菲英文教學服務 多年教學經驗 信譽保證 可約時間上課 短時間內快速學會基礎和生活對話 超過百位學生心得

失戀挽回診療室已超過13年幫助感情挽回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菲華人What’s App群和微信群feitalksph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

1、事發

2020年5月,27歲的萬景芳陷入殺豬盤騙局,被騙走了全部積蓄——20萬,另外還有5萬是向朋友借的。

自此以後,她再也無法記住自己的銀行卡密碼、一切電子支付密碼,期間修改了無數次密碼,但毫無例外地,第二天就會忘記。

萬景芳去看了醫生,醫生說她是腦子受了刺激。

她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如今,幾張銀行卡都成了空卡,分文不剩,但她沒有註銷賬戶,因為公安局還在查案。

“我是他們見過最聰明的受害者,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淡定的人,讓他們覺得可怕。”萬景芳去警察局配合辦案那天,警察這樣安撫她。

事實上,事發後,萬景芳自殺未遂,想要跳河被路人制止。在還清那筆5萬的外債後,她把自己鎖在家裡不出門,三個月瘦了十來斤,還患上了抑鬱症。

從報警到立案只有七八天,但和絕大多數受害人一樣,她的錢如同石沉大海,損失也無法挽回。

萬景芳和“男友”是在一家頭部短影片平台上認識的。 2019年10月,她開始用這個平台時間不久,便收到了一條訊息“你好漂亮”,她很開心,點開對方的頭像,瀏覽了他出鏡的短視頻。對方又提出加微信的需求,她沒有猶豫就同意了。

很快,二人確立了情侶關係。一個月後,對方提出了視訊通話的要求,她答應了。二人還有過在洛陽相見的約定,但他爽約了。

於在線“戀人”而言,受害者們不過是打著愛情的名號就能圈養的“豬”,與以往短快平的網路詐騙不同,詐騙犯通常會投入更多的時間成本,去騙取信任,把“豬”養肥再“殺”掉。

但萬景芳的“男友”反倒很快就露出了圖利的馬腳。對方三番五次要求她轉錢給自己,數額基本以萬元起步,理由不一,比如項目資金周轉不過來、外頭債務追得緊等等。有時,對方不說具體金額,只告訴她多多益善。

萬景芳沒有理會他。直到八個月後,對方以帶她賺錢為由,發送給她一個網站,她心動了,最後一把投入了25萬元。結果等到她再次登錄時,網站已經無法進入,“男友”只是以客戶太多、系統癱瘓為藉口安撫她。

錢沒了。萬景芳以為只是自己投資運氣不好,然而,在刷抖音時,她看到一條“辨別殺豬盤騙局”的影片,接下來的幾天裡,她看了很多相關影片,才驚覺自己是被騙了。

對方的名字還躺在她的好友列表裡,甚至還會一再地向她表明喜歡她的心。為了不打草驚蛇,萬景芳沒有戳穿他的身份。

2、二次詐騙

王皖有過類似的經歷。

他算是中國很早一批殺豬盤的受害者,早在2017年5月便落入詐騙組織的陷阱。事發後,他在網路上收集資料,發現罕有公開報導的案例。

王皖在微博上註冊了一個賬號“殺豬盤受害者聯盟”,頭像是對方引導他加倍投錢的聊天記錄截圖。一年多的時間,關注人數為482人,其中有不少是殺豬盤受害者。

經常有人私訊王皖,發來自己收到的投資邀請,大多是理財產品、虛擬貨幣等網址,讓他幫忙判斷,王皖一旦察覺可疑,便會勸退這些險些入局的網友。

於受害者而言,損失和傷害不會終止於殺豬盤。

算上QQ和微信兩個平台,王皖加進了四、五個難友群,每一個群都有近五百人,而新一輪的“剝削”在這裡發生。

進群前,群主要求每個難友都提交身份證照片、被騙時的聊天記錄、報警回執等資料,並將群暱稱以“地點+名字+被騙金額”進行備註。

以上訴維權為名義的眾籌時常發生。

每個人上交10到20元紅包給群主,每眾籌一次,群主就能收到五、六千元,甚至上萬元。但群主從不在群裡發過費用去向和錢款明細,儘管有群友提出質疑,也會被其他支持群主的聲音淹沒。

王皖沒有交過錢。

也時常有做彩票推廣的混進群,用廣告刷屏,企圖再從中撈一筆,但炸群之後就會被移出群聊。

如今,王皖已經熟知這些試圖在受害者身上賺錢的二次詐騙套路,但他的維權路並不順利。

在意識自己被騙後,王皖去派出所報了案。他帶著全部的聊天記錄、對方的微信聯繫方式、銀行卡轉賬記錄等,以作證據。當時,辦案警察做了詳細的筆錄。

但幾天后,王皖拿著某知名媒體對自己的報導,再次去派出所詢問案件進展,得到的答复卻只是“證據不足,難以立案”,警察還提醒他,他有自願參與非法網絡賭博之嫌,而且金額超過50萬,一旦立案,有被牽連的風險,甚至可能會有被判處3-5年刑期。

王皖沒有放棄。第三次,他去了市派出所,對方以案件不在所屬轄區範圍為由拒絕受理。

真正等到立案時,已是2019年12月6日,距離案發過去了兩年半。等待期間,王皖在線上諮詢律師、網警等,得到的回复各不相同。除了等待與還債,他無路可走。

孤立無援,是殺豬盤案件中大多數受害者的困境。由於擔心被譴責、嘲笑,至今萬景芳仍未將自己受騙一事告訴他人。

和萬景芳不同,王皖和對方還沒有走到確認關係那一步。因為生意虧空,當時他一心想著是怎麼賺錢。

王皖做了四年的珠寶生意,把店開在廣州一座大廈內,每月房租數万塊。 2016年年底開始,珠寶行業生意不景氣,連續幾個月店裡都沒有開過幾單,銷量斷崖式下滑,虧了幾十萬之後,王皖關了店鋪,回到汕頭老家。

那段時間,他把珠寶生意挪到線上,做起了微商,但生意也不見起色。列表裡躺著一個自稱是開服裝店的女生,名字是李丹,主動聯繫了他。

“帶你賺錢”成了動搖王皖心思的成功話術,當時二人認識不過一個月。 李丹給他發來一個網址,王皖先是投入4萬,在對方勸說下,隔天又投入3萬。一周時間裡,他的賬戶在前四天顯示是盈利狀態,剩下三天都是虧損——盈利的數額,不及虧損數額的四分之一。

7萬、12萬、5萬……王皖不斷往裡面投錢,錢賠光就再從網貸平台借錢,最誇張的時候,他下了十幾個借貸APP,欠下上百萬。

為了還債,家人同意他賣掉老宅,還掉30多萬元。後來,王皖開餐館、進珠寶公司當高管,工作在換,但不變的是,每個月賺的錢,都得用來還債。

為了省錢,他一度把一包泡麵分成兩餐吃,有時餓得受不了,他就睡覺。債務在越變越少,但他始終咽不下這口氣,一年後,他索性辭職了,他準備乾一樁大事——去菲律賓,以“臥底”的身份潛入殺豬盤產業鏈。

由於菲律賓和柬埔寨公開或者默認全國發展博彩業,並且支持純線上網絡博彩,因而殺豬盤騙局大多開設在東南亞地區。

在菲律賓馬尼拉,數以萬計的中國人從事博彩行業,而他們的詐騙對象同樣是中國人。據當地資料顯示,菲律賓目前有 20 萬到 30 萬從事線上博彩的中國人,王皖決定一探究竟。

3、臥底

一次偶然,王皖得知一位做珠寶生意的福建朋友有門路,便託對方把自己介紹到菲律賓的博彩行業工作。

王皖曾在貼吧上看到招聘信息:招聘海外遊戲客服,工作時長半年,不限年齡,高薪,包吃住,包機票。看起來是很美好的工作,但王皖了解的實際情況卻是:務工者到達當地後,就會被關押在一間屋子裡,護照沒收,如果反抗就會遭遇一頓毆打。

工作、睡覺都是在這樣一間屋子裡,屋裡有七、八個人,床舖是上下舖,環境簡陋。

王皖清楚自己要付出的代價,也早早做好了心理準備。跟家人交代了去處後,他拿著一台筆記本電腦,便出發了。

到達菲律賓馬尼拉市,有人接應,吃飯要去公司總部所在的珍珠大廈。

珍珠大廈處於鬧區,從住處走過去需要20分鐘,入口每扇門都有兩個保安持槍把守,進入需要門禁卡。

王皖和同伴們屬於公司的外包成員,除了吃飯時間,並無行動自由。大廈裡有很多經營博彩業的公司,每個樓層的樓梯間,都有兩名持槍的保安把守。他只能偷偷打量。

有一次王皖路過其中一家,他瞥了一眼,裡面有上百個工位,每個工位前都擺著一台電腦。因為是午休時間,公司員工都聚集在食堂,王皖很難進一步獲取資料。

食堂在大廈頂樓,每到吃飯時間,人就很多。即便好奇心作祟,王皖也不方便多問,連“殺豬盤”三個字都不敢提,擔心問多了會被懷疑。

王皖所在公司從事的也是博彩業務,公司在國內某知名電商平台上開了網店,售賣彩票計劃軟件——一種可預測開獎結果的系統,以此來鎖定對博彩感興趣的人群。

王皖的工作就是客服,以各種套路向買家或者前來諮詢的人推廣彩票,以及誘騙對方參與網絡賭博等活動,而一旦受騙入局,參與者就會被騙取大量錢財。

潛入組織後,王皖接受了持續一周的“狗推”培訓——狗推是對菲律賓從事網絡博彩推廣工作的人的稱呼。

顯然,他並不是一名“合格”的狗推。

入局的客戶如果投入一萬元,“狗推”能從中賺幾十元錢。對於經驗老成且入行年份久的“狗推”,客戶資源多,月薪經常高達幾十萬元。

但王皖每個月只賺一千多元。這原本只是他的跳板,他真正想進入的還是“殺豬盤”黑產,然而耗了幾個月,事情並沒有進展。

王皖壓力很大,脫髮、不適應當地食物等問題讓他開始期待離開的那一天。

在辦公地點,偶爾有一兩個同行來王皖的工作室,他清楚他們也住在這個小區,但是這里分散著多少個相同的窩點,是他摸不清楚的。關於殺豬盤的討論,也常在電梯間、或者小區內等其他地方被王皖聽到。

時間過去越久,王皖對自己的安全越擔憂。

臨近第六個月時,小區附近的夜總會有中國人被槍殺,那是王皖和室友每次外出買飯都會路過的地方,並且那一晚,他們清晰地聽到了槍聲。在這之後,王皖大約兩個星期沒有再出門。

終於等到第六個月,王皖以續簽為由,拿回護照,回到中國。

還債之路還未走完。 2019年年初,王皖在一家英語培訓機構做英語老師,做了一年之後碰上疫情,崗位被調整為銷售,薪資也降至一千元。也是在這一年,他盡力維護的徵信還是留下了逾期記錄。

無奈之下,王皖又做起了外貿生意,好在生意有起色,2020年接了一筆幾百萬的大訂單,訂單做得快,經濟壓力也大大緩解了。

按照計劃,他在年後就能還完最後一筆十幾萬的外債。 在王皖的微博裡,他記下了一首英文小詩,其中有幾句寫道:世上每個人本來就有自己的發展時區。身邊有些人看似走在你前面,也有人看似走在你後面。但其實每個人在自己的時區有自己的步程。不要嫉妒或嘲笑他們。

他給這首詩寫下的標題是《活著就是幸福》。

當一個受害者走進一個詐騙圈套,再傷痕累累地走出困境,她或他仍然失望、恐懼、孤單,但他們也沒有忘記勇敢、善良地繼續生活,並儘自己所能地幫助即將邁入陷阱的人。

今年春節,萬景芳打算自己一個人過,她沒有置辦年貨,也沒有給家裡添置什麼新的東西。她常坐在屋內一角發呆,屋子裡很安靜,她能清晰地聽到窗外的鳥叫聲和車喇叭的聲音。萬景芳經得起一個漫長的等待,她只想要一個結果:騙子被抓,然後依法懲治。

(萬景芳、王皖皆為化名)

延伸閱讀:中國男子在帕賽市國際機場2號航站綁架兩名中國人遭逮捕

新聞來源:被殺豬盤騙了上百萬,我臥底了菲律賓黑產鏈

(瀏覽共 30,462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