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鳳梨出口日本拼過台灣黑心鳳梨

菲律賓鳳梨出口日本拼過台灣黑心鳳梨

4月20日週六晚上7點半於BGC舉辦 菲聊不可聚餐活動Vol.44 紙飛機報名

台菲免稅品等代購Line 日本代購Line

菲旅遊必備上網兼電話號碼SIM卡Line

在菲英文中文日文教學服務 寵物緊急接送就醫翻譯服務 VIP會員招募中

德州撲克教學交流 紙飛機群 FB社團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紙飛機群What’s App群IG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5月24日,針對日本市場屢傳台灣鳳梨“黑心”(內部褐化)、質量低劣,且供過於求、價格崩跌等消息,台“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於一場農業推廣會上回應記者相關提問,陳稱: “供過於求的說法並不成立,因為日本一直都從菲律賓大量進口鳳梨,只要我們把冷鏈運輸做好,一定會有辦法確保質量,會持續朝今年3萬公噸(1公噸=1000公斤,下同)的目標邁進。”

至於“黑心”問題,陳辯駁曰:

“和去年相比,今年的黑心鳳梨已經少了許多,會有黑心的狀況是因為冷鏈時間過長,冷鏈溫度都已經要求在13度上下,會有少數黑心現象主要是因為疫情讓船運沒有在預定的7天內抵達,會要求出口業者和進口業者來溝通。”

這番表態引起在野黨“立委”不滿,於臉書抨擊“農委會一年還要丟臉幾次?”除了日本以外,外銷至新加坡的鳳梨也傳出“黑心”,明明日媒《日經新聞》再度於4月報導指出台灣鳳梨的“黑心”與“供過於求”問題,陳吉仲還粉飾太平。

關於此,先從銷量說起。

數據說話

由於大陸大量進口,台灣鳳梨外銷自2014年開始“一飛沖天”,銷陸逾8000公噸,年增率104.5%;2015年,銷陸逾2萬公噸,年增率207.5%;2016年,銷陸逾2.7萬公噸,年增率50.7%;2017年,銷陸業績大約於前一年持平;2018年,銷陸逾3万頓,年增率15.6%;2019年,銷陸逾5萬公噸,年增率51.8%;2020年下滑,銷陸4.1萬公噸,年增率-21.5%。

2021年3月,大陸當局因台灣鳳梨的介殼蟲問題限制進口,這個時候,台灣鳳梨外銷有9成以上是銷往大陸,因此引起產業震動。民進黨當局除了立即展開一波“反中”政治操作以“維穩民情”外,宣稱將給予鳳梨農大量補貼,並積極與日本溝通外銷事宜。

當時的政治操作是,日本“感念”311大地震台灣的捐輸之情,此次便以大量採購鳳梨作為回報。該年,銷陸量驟減,剩下3682公噸,年增率-90.7%;相對地,銷日數量驟增至1.78萬公噸,年增率657.7%。

值得一提的是,該年銷往香港的數量也驟增,達6494公噸,年增率526.6%,但民進黨沒有聲張,只是集中吹捧“日本挺台”。此外,韓國也被“塞貨”187公噸,年增率8745.8%。

雖如此,2021年台灣鳳梨外銷總量也只有前一年銷往大陸數量的68.8%,以及總外銷量的62.8%,更別說與2019年最高峰相比了。

質量與價格

關於“黑心”的問題,由於台灣銷往日本的主力是“金鑽鳳梨”,甜度高,保鮮期短(僅7日),因此需要精密計算出口時程,但因碰上疫情,港口卡關,有時船班會延遲十幾日之久,然後再輾轉經過日本內部運輸系統鋪貨,消費者拿到手上的時候可能已超過20日,所以產生了“鳳梨心褐化”的問題。

此外,佔日本市場九成的是菲律賓鳳梨,酸度較高,且耐低溫(7-8度),在儲運上比台灣鳳梨有優勢,因此簡單說,就是台灣鳳梨“不耐操”也“不耐久”,環境制約了外銷量。

這就是為何,陳吉仲說要加強冷鏈技術與強化出口流程管理的主因。

問題是,日本在農產品上把關嚴格,信任需要時間累積,台灣農民都非常清楚,會產生“黑心”問題,早該心裡有數。台“農委會”為業績搶快,猛往日本塞貨,農民組織也為求近利,而忽視客戶要求,加上日本政府政治性騰出市場給台灣,把關放水,自然就衍生了現在的問題。

而冷鏈技術,菲律賓做得遠比台灣好,早早設立了最先進的自動化冷鏈倉庫,以延長他們的生鮮農產新鮮度,這個台“農委會”也不是不知道,但就是沒遠見,也沒執行力,所以“進步總是掛在嘴上”,眼高手低,直到出大問題。

準備不足卻倉促塞貨,這叫作拔苗助長,市場會迅速反應弊端,尤其在日本市場,信任度打折,想恢復就得花更多時間。而上述的新加坡、韓國與香港,同期進口量全數萎縮。

關於“供過於求”的問題,今年前4個月,日本進口台灣鳳梨產量已達1.2694萬公噸,較去年同期增長73.6%,已達去年整年逾7成;陳吉仲的目標是全年3萬公噸,但日本消費者支出正在縮減,因為日元嚴重貶值,進口品變得非常貴。

4月中旬台灣鳳梨在日本當地的批發行情為1公斤23日元,較去年同期下滑1成,預估4月下旬邁入進貨高峰之後,供應過剩的情形可能更加嚴重。有日本業者擔心今年台灣產的鳳梨行情可能崩盤,有可能跌到去年的1/3水平。

在終端消費市場,4月上旬在東京市區的超市,台灣產鳳梨售價大約每顆540日元,是2021年的一半。日本業者解釋,台灣鳳梨糖分高,要儘早賣完以免過熟。也就是上述所言,台灣鳳梨不耐久。

換言之,終端業者原來賣菲律賓鳳梨可以慢慢賣,一下大量湧進不耐久放的台灣鳳梨,就被迫降價促銷,以致守不住價格。相信大陸早先也遇到這種情況,因應之道就是補貼銷毀,但日本人是無法這麼做的。

台灣有業者直言,“過去可以一顆賣到700多日幣,結果後來掉到2顆298日幣左右,甚至1顆僅100多日幣,這樣的狀況今年屢屢發生,無疑重創台灣鳳梨的形象。”

這恐怕就是日媒說台灣鳳梨“供過於求”的主因,加上“黑心鳳梨”質量低劣的印象,便進入惡性循環。

“銷陸夢碎”,恐怕也得面臨“日本夢碎”

執政黨、在野黨,包含台媒在內,多將焦點集中在農產專業問題上,而沒有關注到地緣政治的變動,也會影響到台灣農產外銷。

日本市場上的鳳梨,九成以上來自菲律賓,事實上,菲國是香蕉與鳳梨在本區域最大出口國。

檢視菲律賓在自貿協議上的優勢,它是RCEP成員,也申請加入日本主導的CPTPP;自貿協議之外,現在還是美國IPEF的創始成員。

此前提過,日本非常憂慮IPEF會削弱CPTPP,這意味著日本必須對申請加入CPTPP的IPEF成員,採取更低的姿態拉攏,也就是更寬鬆的入局條件,以及更多的市場誘因。故而,在IPEF具體細節出籠以前,日本的政治性考量更傾向於“討好菲律賓”。

誠然,台灣也申請加入CPTPP,但其故事情節與IPEF差不了多少,CPTPP成員亦會顧忌台灣加入後的政治風險,尤其大陸也申請加入CPTPP,形勢就更為複雜了。而菲律賓沒有這個問題。

目前菲律賓鳳梨在日本市場佔比高達九成,每年約18萬公噸,在價格上台灣鳳梨本來就比較貴(2倍),更別提RCEP成員在日本享有零關稅優惠,價差更大。而台灣外銷大宗的鳳梨、香蕉、釋迦、芭樂等水果,東南亞都有充足的供應,因此形勢對台灣農業是很嚴峻的。

這麼看,就能理解日媒口中的“供過於求”,其背後的另一層意思:一個非自貿協定成員的農產,除非質量與品項與眾不同,否則基本無法與協定成員競爭,日本市場無法容納非成員太多的產品。

換言之,陳吉仲設定今年3萬公噸的鳳梨銷日,日本政府恐怕不願明說,這數量過多了,且質量又出了問題,對菲律賓可能交代不過去。而台灣在前4個月就猛塞去年一整年7成的量,恐怕也是怕夜長夢多,日本隨時可能緊縮進口量。

在農產品方面,無論是產量、技術、質量,相較於東南亞經濟體,並無明顯優勢,尤其在至關重要的冷鏈技術上,菲律賓已佔據優勢,不只鳳梨,需要冷鏈的其他農產品如台灣毛豆,在日本都將面對菲國的強力競爭。

延伸閱讀:菲移民局BI期望將迅速恢復新冠大流行前的遊客人數

新聞來源:台灣鳳梨“日本夢碎”?

(瀏覽共 70,377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