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警察口角後爆頭槍殺母子 My father is a policeman

菲律賓警察口角後爆頭槍殺母子 My father is a policeman

10月2日晚上BGC 菲聊不可聚餐活動Vol.3  歡迎在菲的你(妳)一起報名吃飯交朋友 紙飛機feitalksph 

提供在菲英文教學服務 多年教學經驗 信譽保證 可約時間上課 短時間內快速學會基礎和生活對話 超過百位學生心得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菲華人What’s App群和微信群feitalksph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我爸才不是殺人魔,我爸是警察!」亞洲最大的天主教國家菲律賓,本該正進入耶誕節-新年的歡慶氣氛,不料一部在社群網路上瘋傳的「殺人影片」卻引爆了全國怒火。事件發生在菲律賓呂宋島中部的塔拉克Tarlac,52歲的鎮民婦人索妮亞.葛瑞果里奧(Sonya Gregorio)與她25歲的兒子法蘭克(Frank Greogorio)因街坊糾紛,與城裡返鄉的警察鄰居發生口角,母子兩人就遭對方以警槍「行刑式處決」爆頭殺害。

這起駭人慘案讓菲律賓舉國震怒,但悲憤情緒卻又夾雜著不安矛盾——一方面是因為菲律賓社會對「警察暴力」已經太過熟悉;另一方面則是目擊畫面中,行兇警察的年幼女兒竟然不斷鼓動著父親開槍,甚至在爸爸釀下大錯後,一同出手打人、阻止趕來的鄰居為索妮亞母子進行急救。

震驚全球的「塔拉克Tarlac殺人影片」,事件發生在12月20日傍晚5點鐘。效力於外地警隊、任職於馬尼拉都會區帕拉納克市Parañaque犯罪鑑識組的資深警察努埃茲卡(Jonel Nuezca),正結束值勤、返鄉過年——誰知一回到家,這名休班警察就與鄰居爆發激烈爭執。

菲律賓警方引述嫌犯證詞表示:努埃茲卡一家與葛瑞果里奧一族本是鄰居,但近期因土地出入糾紛屢有爭執。事件發生當下,努埃茲卡才剛從城裡回家,但一進門就被「Boga」(菲律賓民間習俗裡,用於施放過年煙火的土製「竹筒大砲」)轟炸,儘管努埃茲卡沒有看到是誰亂放煙火,氣急敗壞的他仍抄出配發的警槍,帶著被嚇到的女兒直衝進鄰居家中「理論」。

帶槍登門話事的努埃茲卡,很快就找上了25歲的法蘭克,新仇舊恨或誤會交織之下,雙方於是爆發激烈口角——雖然法蘭克的媽媽索妮亞隨即現身,雙手抱住兒子、試圖阻攔手無寸鐵的法蘭克和努埃茲卡對幹,但努埃茲卡前來為老爹助陣的女兒,卻在旁邊搧風點火與葛瑞果里奧母子對罵。

流傳影片中,依稀可以聽見努埃茲卡那明顯未成年的女兒,激動地對著鄰居喊著:「我的爸爸才不是殺人兇手,我爸是警察、是警察!」但大吼大叫的同時,努埃茲卡的警槍卻已掏出抵在鄰居兒子的腦袋上,一心護子的索妮亞於是絕望大叫:「我不在乎,誰管你們是不是警察!」

然後努埃茲卡就開槍了——砰!砰!砰!——他先射殺與女兒對罵的鄰居母親,接著兩槍再轟向法蘭克的腦門。之後,趕來想要救人的其他鄰居,又再被努埃茲卡父女轟了出去,他那見證一切的女兒不僅沒有嚇壞,反而幫著爸爸、揪著鄰居大媽的頭髮把人趕跑。

努埃茲卡冷靜下來後,似乎發現鑄下大錯而騎車逃亡,但塔拉克Tarlac的殺人影片,卻已透過社群網路失控瘋傳——儘管類似的警察暴力事件,在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任內已是「正常發揮」,但極度誇張而瘋狂的事件影片,卻仍引爆了菲律賓舉國、甚至海外國民的集體譴責。

一時間,「為索妮亞葛瑞果里奧伸張正義」(#JusticeforSonyaGregorio)、「停止警察暴力」(#EndPoliceBrutality)與「阻止菲律賓殺人」(#StopTheKillingsPH),不僅成為全球社群熱蒐的關鍵字;在菲律賓本土之外,菲國移工大宗的新加坡、杜拜,也都出現了聲援關鍵字的熱搜第一名。

菲律賓警方表示,努埃茲卡在逃亡幾小時後,就在外地「自首投案」,全案目前也以〈謀殺罪〉立案調查;然而隨著社群的沸騰炎上,各種鄉民起底與司法紀錄卻顯示:資深警察努埃茲卡過去不僅至少曾兩次涉入「執法過當的殺人罪」,服役過程更是多次涉入逃避藥檢、瀆職舞弊、藐視法庭、行為不檢…等嚴重紀律問題,就程序面來看根本不適任,卻疑似因檢警聯手吃案施壓,而總是全身而退、不受懲處。

此外,努埃茲卡明明就是處於休假過年的非勤務狀況,為何能隨身佩帶制式警槍?甚至以此殺害鄰居?對此菲律賓輿論雖感憤怒不解,但警方卻把責任推給了菲律賓總統,強調是「杜特蒂簽署行政命令…才授權警察無限期配槍。」菲國警方表示,休班員警持槍回家的作法,是因為菲律賓治安差,「犯罪隨時隨地都可能發生,所以才需要全時配槍『除暴安良』!」

與此同時,菲律賓輿論的憤怒,也在社群延燒後出現了另一種「道德的變形」——在譴責殺人警察之外,輿論也將矛頭對準了在影片中努埃茲卡那「搧風點火的未成年女兒」,但各種肉搜追討、個資起底卻明顯違反兒少保護的原則,就算當事人的暴力動作與叫唆確實有莫大爭議,但各種揚言以暴制暴的情緒發言,卻也讓菲律賓社會自我困惑起:「在這樣的重大刑案中…究竟可不可以、該不該討論未成年兒童作為犯罪嫌疑者的角色?」

菲律賓知名的獨立媒體《Rappler》表示,自從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於2016年當上總統、並隨即展開「掃毒戰爭」後,4年間光是菲律賓的官方紀錄,就將近6,000人未經逮捕或審判即遭警察「直接殺害」——儘管此一數據被國際認為是明顯少報,過往幾年中更多次出現「不明原因事後下修數字」的弔詭情況,但菲律賓的治安、犯罪、幫派與毒品問題,似乎並沒有因為警察執法的「殺無赦」而得到有效的改善。

延伸閱讀:破獲提供483張銀行卡幫菲律賓YB博彩公司“洗錢”60多億

新聞來源: Duterte on cop who killed mother and son in Tarlac: Lock him up

(瀏覽共 28,529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