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回流人員親述是如何在網路博彩公司割菠菜的

菲律賓回流人員親述是如何在網路博彩公司割菠菜的

7月27日週六晚上7點半於BGC舉辦 菲聊不可聚餐活動Vol.51 紙飛機報名

台菲免稅品等代購Line 日本代購Line

菲旅遊必備上網兼電話號碼SIM卡Line

在菲英文中文日文教學服務 寵物緊急接送就醫翻譯服務 VIP會員招募中

德州撲克教學交流 紙飛機群 FB社團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紙飛機群What’s App群IG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最近,電影《孤注一擲》正在熱映中。該片深入揭露電信詐騙產業,讓我們看到了一個不為人知的黑暗世界。影片中,美女模特安娜在“高薪”誘惑下前往境外詐騙公司做“荷官”,險些命喪國外。

現實中,有這樣一群人,同樣被所謂“高薪”誘惑,前往境外,從事跨境網路賭博工作。與炒股票割“韭菜”不同,跨境網路賭博是一場中國人割中國人“菠菜”的犯罪。

為什麼叫“菠菜”? “菠菜”跟“博彩”同音,做網路賭博的人將把人拉到賭博網站裡參賭的過程稱為割“菠菜”,他們工作的地方則被稱為“菠菜基地”。也就是說,雖然網路賭博平台開設在境外,但客戶群體主要針對中國人,從業者也多是中國人。

《方圓》記者採訪過一起跨境網路賭博案,作為親歷者,案件當事人深度揭露了他們割“菠菜”的全過程。

菲律賓割“菠菜”的日子

入夜,菲律賓馬尼拉市一棟六層大樓裡的人愈發忙碌起來。年輕的中國面孔在大樓裡並不少見,但他們之間很少交流,都在低頭默默擺弄桌上的四五部手機。案件的主人公高遠方,在這裡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割“菠菜”。

2017年底,高遠方在網上看到了一則“出國做遊戲客服”的招聘信息,聯繫上了勞務派遣中介。中介很熱情地介紹,在菲律賓做遊戲客服,月薪6000元,封頂是每月1.2萬元。

中介又問他會不會打字,高遠方只有中專文化,為了這份“待遇還不錯”的工作,他特意在家練習了打字。

通過初試之後,招聘公司的人事對他進行了面試。面試順利通過後,人事給高遠方簡單介紹了工作內容,讓他準備好護照和材料,“放心,你的機票、路費和在菲律賓的吃住都由公司包”。很快,高遠方去菲律賓的簽證和機票都安排好了。

2018年初,高遠方從河南鄭州出發,飛往菲律賓馬尼拉。到了機場,高遠方和幾個不認識的中國人一起被拉到一個偏僻、破舊的六層樓裡,在手持電棍的工作人員看守下簽了工作合同。

合同要求,員工在公司至少要工作滿一年,如果不做滿,就按照相關規定扣錢。合同一簽完,高遠方就被扣押了護照。

這家公司裡有100多人,大部分是中國人。公司分為推廣部、人事部、客服部、財務部和技術部等部門,部門之間的交流並不多。公司裡也沒人用真名,高遠方給自己起了一個代號叫“小方”。

高遠方被安排在4層,直到培訓時,他才知道,自己需要從事的是網路賭博的推廣。與實體賭博不同,“菠菜”通過網路的形式進行賭博,並無線下賭場,經營者通過建立賭博平台,招募大量客服,通過網路推廣,尋找客戶註冊、參賭。

“菠菜基地”裡的中國員工

推廣工作分工細緻、環環相扣。首先,組長會分發資源名單給各個小組,名單上是潛在客戶,比如從博彩賭球群裡蒐集的QQ號等。

接著就是加QQ好友,員工們一旦跟對方熟絡起來,就會透露自己正在參與網路賭博,獲利頗豐,問對方要不要試試。對方只要稍微透露出興趣,員工就立刻拉他們進博彩群,推荐一個叫“彩票網”的網站給對方。

還有員工負責在群里當托炒熱氣氛,他們一般冒充富二代、企業家或者金領,並且時不時地截圖,炫耀自己賺了多少錢。還有專人負責指導對方下注,扮演“投資導師”的身份。一般來說,上鉤的客戶發現,導師的建議總是對的,於是開始翻倍、再翻倍進行賭博,最後一次梭哈(全押),結果一把賠光。

在接近兩年的時間裡,高遠方每天抱著三四台手機跟不同的客戶聊天。這份工作並不輕鬆,上班時間是中午11點到晚上11點,每個月只有一兩天假期,平時他住在郊區的一間房子裡,十幾個人就睡在房間的上下舖。

“上班不能遲到,不能玩手機、拍照、打電話,否則要被公司安保人員抓起來打的。”高遠方說。

公司的制度很嚴格,也有獎懲考核。如果一兩個月都沒有新賭客加入,員工只能拿底薪,如果3個月還是沒有新賭客,員工就可能要被開除。如果員工拉來的賭客在網站裡面輸錢輸多了,員工在月底的時候,可以拿一定比例的提成。

高遠方每月的工資都有近萬元,這讓他滿足又心虛。他心裡能感覺到,“彩票網”是違法網站。他的組長安慰他說:“放心吧,我們這麼多人幹這個,這麼久也沒出過什麼事。”

高遠方在菲律賓工作了21個月,非法獲利17萬元,直到2020年1月初因疫情返回國內。

中國員工就是“行走的人民幣”

高遠方的老鄉劉斌斌在菲律賓馬尼拉郊區一家飯店當服務員。 2018年11月,這家網賭公司的中國員工到飯店吃飯,與劉斌斌聊天時透露,自己是做遊戲推廣工作的,工資挺高。劉斌斌想著,做服務員也賺不到多少錢,就讓這名員工介紹自己到網賭公司上班。

劉斌斌被安排在了最容易上手的推廣部,工作就是到處加QQ群和好友,介紹公司的網站、宣傳語,拉他們到平台上註冊會員、玩彩票。底薪是6000元,每個月至少要拉30個賭客來平台進行賭博,月薪封頂1萬元。

賭博員工也有一部分獎金,按照會員流水的萬分之一發放。員工每個月還要支付1000元押金,幹滿15個月以後,公司再返還全部押金。從開始工作到2021年3月回國,劉斌斌至少非法獲利22萬元。

與“勤勞”的員工相比,李陽就覺得“工作壓力太大了,完不成任務”。

2019年4月,李陽經人介紹來到這家網賭公司做推廣員。但他連著幾個月都完不成基本任務,工資只拿了底薪。後來,李陽轉成了客服,負責給客戶解答疑問。 2020年10月中下旬,李陽返回國內。一年多時間裡,李陽非法獲利至少14萬元。因為是辭職回國,李陽還向公司賠付了1萬餘元。

“菠菜基地”裡有很多這樣的中國員工,他們或通過網上招聘,或經他人介紹,辦理護照和簽證後遠赴菲律賓。他們明知工作內容違法,但為了高薪仍然鋌而走險。在菲律賓當地人眼裡,這些樓裡的中國人工資很高,月薪為9萬披索(約合人民幣1.1萬元),而當地白領的月薪折合成人民幣,也只有兩三千元。

在境外開設網路賭場也是犯罪

看似高薪的背後是無數被害人的血汗錢付諸東流。浙江人朱文林沒事就喜歡在網路上玩點賭博遊戲。 2019年6月,有人在微信上添加朱文林為好友,向他推薦了“彩票網”。

按照對方指示,朱文林註冊了一個賬號,再填寫對方給的邀請碼,在平台上輸入了自己的姓名、銀行卡卡號、手機號等資訊,通過實名認證後有了專屬帳號。在平台充值“上分”後,朱文林就開始沉迷於”彩票網”的各種賭博遊戲了。

幾個月下來,朱文林在賭博網站上的流水已有四五十萬元了,虧損則達到了近10萬元。朱文林憤而報警,浙江省嘉興市警方很快發現了這個將服務器架設在菲律賓馬尼拉的賭博網站“彩票網”,並順藤摸瓜抓獲了已返回國內的網站工作人員高遠方、劉斌斌和李陽等70餘人。

2021年10月13日,劉斌斌、高遠方、李陽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8日被逮捕。

辦理該案的嘉興市南湖區檢察院第一檢察部檢察官李娜告訴《方圓》記者,劉斌斌、高遠方、李陽經他人介紹前往菲律賓馬尼拉,在明知“彩票網”為賭博網站的前提下,為境外賭博網站擔任推廣或者客服,分別非法獲利至少22萬元、17萬元、14萬元,均屬情節嚴重,應當以開設賭場罪追究刑事責任。

經南湖區檢察院提起公訴,2022年3月17日,南湖區法院以開設賭場罪,判處被告人劉斌斌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並處罰金;判處被告人高遠方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並處罰金;判處被告人李陽有期徒刑一年,並處罰金。

“中國公民赴境外打工從事違法犯罪的案件並不少見,中國員工已經成為跨境網路賭博的重要一環,即犯罪‘工具人’。”李娜表示道。

由於賭博網站的推廣人員、客服等工作門檻低、工資高、來錢快,公司還承諾“包機票、包吃住”,許多人明知是違法行為仍然鋌而走險。有的人法律意識淡薄,雖然最初是被騙去國外,但工作後也抱有僥倖心理,認為“法不責眾”,還認為人在國外比較安全。

“但事實是,在境外開設賭場也可能構成犯罪。根據刑法屬地管轄原則,雖然在菲律賓開設賭場可以申領牌照後合法化,但是網路賭博聚集的都是國內的賭客,相當於在國內開設賭場,所以認定為開設賭場罪。”李娜表示。

“此類犯罪已形成明確的產業鏈,有人負責定向招聘,有人負責辦理護照簽證等出國手續,有人負責培訓員工上崗,嚴重影響社會安定和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急須引起重視。”李娜建議,一方面要加大網路招聘監管力度,針對招聘網站、貼吧、QQ群等容易發布招聘信息的地方重點審核,加強對招聘訊息的篩查,從源頭防止虛假招聘訊息通過網路傳播。

李娜表示,許多求職人員法律意識淡薄、輕信他人,應加強出國務工常識和相關法律知識宣傳,增強出國務工人員對勞務招聘陷阱的辨識能力和風險防範意識。

(文中涉案人員均為化名)

延伸閱讀:在菲犯罪中國人通過機場海關檢查因航班取消遭逮補

新聞來源:菲律賓回流人員親述:我是如何在網絡賭博公司割“菠菜”的

(瀏覽共 70,359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