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者警告:Pogo重新開放有健康風險

提供在菲英文教學服務 多年教學經驗 信譽保證 可約時間上課 短時間內快速學會基礎和生活對話 超過百位學生心得

失戀挽回診療室已超過13年幫助感情挽回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菲華人What’s App群和微信群feitalksph

菲聊不可feitalks.com自媒體翻譯自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

杜特地總統的重要國會同盟和其他幾位立法議員堅決反對菲律賓離岸博彩運營商(Pogo)公司恢復工作,即使在有限的規模下,當該國還在與新的冠狀病毒病(COVID-19)對抗時將會對公眾構成嚴重的健康風險 。
菲律賓娛樂和遊戲公司(Pagcor)和總理發言人哈里·羅克(Harry Roque)週五分別宣布,被歸類為業務流程外包(BPO)公司的Pogos將恢復運營,但只有30%的員工在“嚴格條件下” 。

在3月中對呂宋島實施加強社區隔離(ECQ)以遏制傳染病之後,主要針對中國在線玩家的Pogos被關閉。
Pagcor首席執行長安德里亞·多明戈(Andrea Domingo)在一份聲明中說,Pogo業務的停工使政府每月的收入減少了6億披索,這筆收入可以幫助增加對抗COVID-19的資金。

在杜特地(Duterte)行政單位的罕見休息中,發言人杜蘭特·卡耶塔諾(Alan Peter Cayetano)在週五時說,他在道義上反對Pogos,給予他們的綠燈表示對博彩業的“偏愛”。
塔吉格議員在接受CNN菲律賓採訪時說:“我是最好和最壞來要求的人,因為無論是否有ECQ,我反對Pogos。”

“我不相信游戲或賭博。 我認為,這對道德,對社會等的侵害更為嚴重。”
Cayetano表示,他認為沒有理由對Pogos制定與其他行業不同的政策。
他表示:“不應有任何偏愛,每個人都應服從僱員住房需求的相同規定,和社交距離政策應被遵守。”
羅克說,來自Pogos的所有收入將“分配100%”用於政府與COVID-19相關的費用。
他說:“我認為Pogos屬於BPO的定義,因為Pogos沒有發生實體博弈行為。 博弈行為在菲律賓境外發生。 我們這裡只有的是電腦和軟體。”。

但是根據羅克(Roque)本週早些時候的說法,Pogos被歸類為“博弈”,在ECQ或較不嚴格的一般社區隔離地區均被禁止。
多明哥去年3月在關於允許Pogos在家工作的規劃提案並未有新興傳染病機構工作組(IATF-EID)之後的行動執行。
目前尚不清楚負責政府對抗COVID-19反應的IATF-EID部門是否特別批准了Pogos的重新開放。


Pagcor需求
在恢復運營之前,Pagcor要求Pogos及其服務提供商嚴格遵守Pagcor的所有法規,包括更新和結算其所有納稅義務; 支付所有監管和牌照費用,履約保證金或罰款; 匯款支付四月份監管費; 準備實施安全協議。
多明戈說,Pogos必須改善安全措施,以確保其員工不被病毒感染的保護,並避免在社區中傳播。
她表示,只有30%的Pogo員工有權輪班工作,他們必須首先由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認可的測試中心對SARS-CoV-2(導致嚴重呼吸道疾病的病毒)進行陰性測試。
Pagcor還命令公司為員工提供從住所到辦公室以及往返的交通服務。 進入辦公場所時必須檢查員工是否發燒。 遊戲監管機構要求保持社交距離,完善的衛生消毒以及確保使用口罩。
確認或懷疑有COVID-19病例的員工將不被允許工作,弱勢團體,包括病人,免疫功能受損者,老年人,孕婦和合併症的人,將不被部署配置。
Pagcor表示,必須為可能開始表現出病毒症狀的員工建立隔離室。


邏輯在哪裡?
參議員喬爾·比利亞努耶娃(Joel Villanueva)在線上新聞發布會上表示:“開放[Pogos]沒有任何邏輯。”

他表示:“政府在[這樣做]中冒著很大的風險,因為當你在Pogos經常營運的小房間或公寓樓內時,[新冠病毒]的傳播風險是非常的高。”
參議員Sherwin Gatchalian說,“如果他們不遵守我們的稅法,我們的移民法(以及)我們的刑法” 很難相信Pogos會遵守政府的健康協議。
Gatchalian表示:“重新開放Pogos會使我們的菲律賓工人過度曝露在病毒的感染危險下。” “讓我們集中精力消除病毒的傳播,好過對抗Pogos最終會創造的麻煩。”
他表示,來自Pogos的估計年計畫收入預計為70億披索,與因COVID-19造成的2.5兆披索的收入損失相較為少。
參議員里沙·洪蒂弗羅斯(Risa Hontiveros)表示,政府的決定“只會破壞我們遏制新冠病毒的努力,並開啟國家面對Pogos帶來的其他問題。”
她在Twitter上表示:“這對公共健康和安全是有風險的。”


嚴格評估
COVID-19倖存者參議員桑尼·安加拉(Sonny Angara)表示,政府應該對“最新政策帶來的風險和利益”進行嚴格評估。
他指出,Pogo員工的宿舍與新加坡被報導大多數COVID-19感染者的貧困居住區相同。
安加拉在Viber訊息中告訴Inquirer:“衛生部(DOH)和地方政府的健康風險部門必須進行嚴格的監控,我不希望Pagcor整備來進行檢查。”
眾議院少數黨領袖Bienvenido Abante Jr.表示,此舉動“在我們對這行業的經驗,為時過早且不明智。”

他注意到Pagcor對重新開放提出了許多要求,包括延遲處理稅收。 但是,“當有豐富證據這些Pogos運營商對規避我們的法律沒有憂慮,那麼我們如何才能回覆它們來滿足這些條件?” 他表示。
他表示:“儘管有這些問題,允許這些Pogos運營,類似於獎勵不良行為。”
Pagcor在三月份的數據顯示,有60家持牌的Pogo公司僱用了一共120,976名員工。69,613人或58%為中國人,30,521人或25%菲律賓人。 其餘包括越南,印尼,台灣,馬來西亞和其他44個國家。
(Pagcor)是菲律賓政府的第三大創收機構,僅次於國稅局和海關局。
Paranaque的市長埃德溫·奧利瓦雷斯(Edwin Olivarez)最近警察在當地破獲了一個非法的偽裝Pogo,他說,他也反對恢復Pogo運營。
他在電話採訪中表示:“目前為止以城市而言,我們最大的考量就是保護人民。”
奧利瓦雷斯說,只有在COVID-19能控制的情況下,這座城市才適合重新開放Pogos。
但他補充表示:“總之,我們將遵循國家領導的指示。 如果他們的政策是繼續下去,並且對經濟有所幫助……我們將遵守服從。”
奧利瓦雷斯(Olivarez)早些時候督促移民局驅逐在突擊非法Pogo行動下的44名被逮補的中國人與9名菲律賓人。
警方在4月24日的突擊行動中沒收了槍支,現金和電腦。

九名菲律賓人和四十四名中國人均被指控違反《Bayanihan to Heal as One Act (菲律賓對抗新冠肺炎流感法)》,和違反服從權威人士。
五名菲律賓人還被指控非法擁有槍支。

(瀏覽共 78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