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獲菲特大虛擬幣後殺豬盤押解301名中國人

破獲菲特大虛擬幣後殺豬盤押解301名中國人

7月13日週六晚上7點半於BGC舉辦 菲聊不可聚餐活動Vol.50 紙飛機報名

台菲免稅品等代購Line 日本代購Line

菲旅遊必備上網兼電話號碼SIM卡Line

在菲英文中文日文教學服務 寵物緊急接送就醫翻譯服務 VIP會員招募中

德州撲克教學交流 紙飛機群 FB社團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紙飛機群What’s App群IG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窩點8個、嫌疑人300餘名、物證1200公斤、電話號碼1038萬多個……將這些數據連起來,足以勾勒出一起特大跨國電信網路詐騙案的完整脈絡。

今年8月4日,陝西省榆林市靖邊縣公安局反詐民警趕赴天津,將從菲律賓回國自首的犯罪嫌疑人熊某押回靖邊,熊某便是上述特大跨國電信網絡詐騙案的一員。

9月6日,據靖邊縣公安局民警武斌靈介紹,此案名為“9·17專案”,2019年由公安部牽頭,陝西省公安廳組織榆林、延安、西安三地警方成立專案組。三年來,陝西警方陸續抓回多名逃犯。

圈套:虛擬幣後的“殺豬盤”

“芳琴妹,上課了。”

“哥,你加下交易所工作人員聯繫方式,我問他,他還沒有回复我。”

這段對話的時間要回到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前,所謂的“芳琴妹”是犯罪嫌疑人偽裝的女性微信號,“哥”就是落入圈套的受害人。

2018年10月,郭某某、熊某、吳某等人組成詐騙犯罪集團,招募人員在菲律賓建立8個詐騙窩點,以薦股為由,通過微信添加不特定群眾為客戶,建立微信聊天群,開設講解股票的直播間,取得對方信任後,再適時推薦他們“炒幣”,最終通過後台下調虛擬幣價值,造成虧損假象,成功實施詐騙。

這其實就是俗稱的“殺豬盤”。詐騙分子在各種網絡社交平台上假扮單身高富帥、白富美、成功人士,尋找有需求的用戶,與他們在網上交流增進信任與好感,繼而誘導受害人進行網路博彩或投資。

原某和史某甲都是在瀏覽百度貼吧的虛擬幣專欄時,看到一個帖子在分享炒幣賺差價的經驗,還留下了一個微信號碼。他們試著加了李某的微信,李某把他們拉入一個20來人的“虛擬幣搬磚群”。

李某的上線是段某乙。段某乙每天不定時通知讓他買幣,再掛在幣銀行上賣幣,他再將這些訊息發到群裡面,讓群裡成員購買。隨著交易次數增加,大家交易更頻繁、金額更大。

“到時候把服務器扔海裡,啥蛛絲馬跡都不會有。”逐漸將受害人套牢之後,詐騙分子會選擇關閉服務器。這種層層發展下線,開展詐騙的流程,每天都在這8個窩點裡上演。

“這個案件是詐騙團伙與專業洗錢團隊雙向合作,通過‘虛擬幣’對涉案資金進行洗白、轉移。”武斌靈說。 詐騙分子分工明確,共有四個職能部門,分別是業務部、講師團隊、行政部、交易所。業務部由總監負責,下設經理,經理分管組長,組長指導組員實施詐騙。講師團隊相當於詐騙集團的“智囊團”,主要負責制定詐騙話術、腳本、流程,在直播間講解和推荐股票、數字幣。行政部主要負責設備採購、後勤保障、人員管理等職能。而交易所負責詐騙平台的操作和維護,主要職責是管理平台內資金、修改虛擬幣數量、統計和轉移詐騙資金。

職責分明也就罷了,該犯罪集團甚至還有KPI考核。新人有統一的“工作流程”:養號、加好友、建群聽直播、誘導投資虛擬幣、加大投資、詐騙收網。該犯罪集團對每推荐一名新人入夥的詐騙分子,還會獎勵800~1200元,推薦入夥達4人以上者,即可提拔為組長,提高相應的“薪資和獎金”,因此,該犯罪集團在短時間內不斷發展壯大。

2018年10月至2019年9月,他們累計實施了4輪詐騙活動,第4輪詐騙尚未結束,即被警方抓獲。經查,該案受害人有數百名,涉案錢款達數千萬元。

偵查:查獲數千公斤物證

專案組共20人,分兩個批次前往菲律賓,主要工作是勘查犯罪窩點、梳理犯罪人員情況、逐個登記和接收物證。而菲方向專案組共移交1200公斤物證,其中包括手機3172部、電腦274台、紙質筆記本190本以及其他物證。

面對如此龐雜的物證,專案組也犯了難。好在陝西省公安廳提供了技術支持,通過提取設備上的DNA,實現設備與嫌疑人對應;通過在窩點提取的手機包裝盒上記載的串碼,實現手機與窩點對應;通過採集物證內的電子數據,實現物證與窩點、個人對應。

證據的完整性關乎證據的真實性,是審查證據的關鍵。登記的物證信息越詳盡,就越能為將來的證據來源提供強有力的證明。

40多天后,也就是2019年11月5日,專案組同菲方移民局、海軍陸戰隊員共60餘人,押解301名犯罪嫌疑人以及40餘箱物證,從菲律賓直飛至陝西咸陽國際機場。

境外工作結束,境內工作才剛剛開始。

“一般案件是由被害人到案件,此案是先抓獲疑似實施犯罪的嫌疑人,再到潛在的被害人和案件;而此案是否能正常進入偵查、移送起訴程序,關鍵要有準確的被害人。”武斌靈回憶此案難點時說道。

受害人王某的出現,是案件進入下一步的突破點。民警在大量資料中發現了客戶統計表,也就是詐騙分子製作的被詐騙人員的統計表格。之後又搜尋到詐騙分子在工作聊天群提到王某的姓名和手機號碼,經過與報案筆錄核對,完全一致。

電話聯繫王某後,王某從河南鄭州趕赴西安,向武斌靈陳述了被騙的詳細過程。由此,專案組得知了詐騙的流程、聊天軟件暱稱、轉帳銀行賬號等信息。調取已發現的銀行卡交易記錄,發現了其他疑似匯款的被害人。多輪篩查後,專案組共調取52張銀行卡交易記錄,發現了500餘名向涉案銀行卡匯款的人員資訊。通過電子數據分析組和訊問組有機結合,案件逐漸走向清晰,也順利進入偵查、移送起訴程序。

嘆息:誤入歧途後的悔恨

該犯罪集團以“介紹國外高薪工作”為噱頭,誘導許多國內的年輕人前往菲律賓。等這些人到了所謂的菲律賓總部時,才發現事情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普通詐騙分子的護照都被收走了,想要離開就要找“上級”。而詐騙集團高層只會以“辦工作簽證時間長”為由屢次拒絕,如果還是“糾纏不休”,只會換來一頓拳打腳踢。

專案組從靖邊縣公安抽調了兩位民警參與案件偵破,一位就是武斌靈,另一位是張揚。談到詐騙團伙裡的這些人時,張揚心情很複雜。他說,其中有一個男孩兒業績很不錯,每次提出要離開,得到的回复總是一頓暴打。其中有些詐騙成員也是被騙到菲律賓的,時間長有業績之後,沒有護照、語言不通,還面臨著詐騙組織的層層監視,想離開比登天還難。

目前關押在靖邊縣看守所的熊某,負責行政管理和後勤保障,是該詐騙集團的重要成員之一。 “百日行動”開展以來,靖邊縣公安局反詐民警多次聯繫熊某,規勸其投案自首。在公安部和菲律賓相關部門的努力下,熊某從菲律賓回國投案。

9月6日下午,熊某在看守所中表示,認罪認罰是最好的選擇。交談中得知,熊某是安徽人,家裡父母健在,有一個妹妹和一個十幾歲的女兒。一直表現很冷靜的他,談到母親時有些動容:“我母親身體不好,她剛做完手術我就進來了,很掛念她。”

交談到尾聲時,熊某吐露了對未來的期待和規劃:“以後我想開一個理髮店,承包一個魚塘,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再不搞詐騙了。”

延伸閱讀:菲所有郵件包裹將需接受海關檢查繳稅和其他費用

新聞來源:案例 | 陝西三地警方聯合偵破特大跨國電信網路詐騙案

(瀏覽共 70,361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