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菲律賓是網癮大國

為什麼菲律賓是網癮大國

7月27日週六晚上7點半於BGC舉辦 菲聊不可聚餐活動Vol.51 紙飛機報名

台菲免稅品等代購Line 日本代購Line

菲旅遊必備上網兼電話號碼SIM卡Line

在菲英文中文日文教學服務 寵物緊急接送就醫翻譯服務 VIP會員招募中

德州撲克教學交流 紙飛機群 FB社團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紙飛機群What’s App群IG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菲律賓,是我見過網癮最大的國家。 7月27號,一場颱風襲擊了菲律賓黎剎的凱恩塔鎮,颱風順帶的洪水幾乎淹沒了整個鎮子。 按照常理來說,當人們面臨自然災害時,本能反應是撤離災區進行避難。 但是我發現,菲律賓的年輕人面對及腰的洪水,反而去了網咖上網。 當天,小鎮裡的網吧座無虛席,大多數人正緊張刺激地玩著“穿越火線”。 ·視頻中的少年們,左手ASDW,右手移動著鼠標。 救生艇在街上救援時,網咖少年切換著黃金手斧奔跑在運輸船上,在生化金字塔組團開黑。

菲律賓這個位處東南亞的群島國家,由於地理原因,平均每年會遭遇20個熱帶氣旋。 所以,在洪水中上網,看似獵奇,卻是菲律賓網癮少年的家常便飯。 自從2000年菲律賓網咖產業迅速擴張,颱風天去網咖打遊戲好像成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節目。

毫不誇張地說,如果《頭號玩家》拍續作,我建議斯皮爾伯格直接去菲律賓取景就行了,連選角都省了,菲律賓網咖隨便抓一把都是頭號玩家。

在虛擬的畫面面前,颱風洪水無法擊倒菲律賓的上網少年們,就連飢餓都無法讓網癮少年放下手中的鼠標。 2019年,英國《太陽報》有這麼一篇報導,一位母親在網咖裡給自己13歲的兒子餵飯。她的兒子此時此刻就和一具“殭屍”一樣直直地坐在簡陋的網咖椅子上玩著遊戲。

據悉,他已經坐在這個“坑位”不吃不喝兩天兩夜了,期間也沒去上過廁所,他已經忘我地沉浸在這場電子馬拉松裡。 無論母親怎麼勸他,他只管頭也不回地玩著一款叫作《Rules of Survival》(中文名:終結者)的遊戲。

精神與機器徹底連接,肉體只負責攝取基本生存能量,什麼叫作“賽博朋克Cyberpunk”,這才是真正的賽博朋克。 網咖應該是訊息高速公路的交匯站,人們在這裡查資料、遊戲競技、觀察世界;但是在菲律賓,網咖也是最野蠻的地方。 網咖可以是打架的場所,也可以是練膽的試煉地。 2013年的3月的一個晚上,網咖裡突然闖進一群人,為首的黑衣青年一個箭步衝上來就打了一拳。

隨後,襲擊者們依次抄起網咖椅子向受害者砸去,一時間網咖徹底混亂,有的襲擊者隊友也被砸懵了。

2019年,兩個社會青年走進菲律賓的一家網咖裡,無緣無故地襲擊一位正在上網的少年,不停地擊打受害者。

此時,一直坐在前台的網管大叔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起身一頓“直鉤擺”,將鬧事的社會青年擊倒在地。 在菲律賓,戴頭盔的有兩種人,一種是騎摩托車的,另一種就是去網咖“取錢”的。 在網咖裡,如果你看到戴頭盔人的進來,你就該立刻明白這週的零花錢沒了。

菲律賓的網咖不僅僅是搶劫犯的ATM,也是極端主義分子製造恐怖襲擊的目標。 通常,我們在新聞上聽到恐怖分子搞破壞,都會在一些極其有名的地標建築,然而在菲律賓,各地的網咖就是最地標的建築。 2018年,菲律賓伊蘇蘭市的一間網咖裡就發生了爆炸案,結果十分慘烈,1死15傷。

菲律賓的網咖不僅僅是一個連接虛擬與實體的微縮賽博Cyber社會,更是現實菲律賓社會中的致富之道。

在菲律賓,很多人的畢生夢想就是開一家屬於自己的網咖王國,並且這些成功的網咖老闆非常願意將自己的“網咖生意經”分享給別人。

可以說,如今的菲律賓就是一個建立的網咖上的國家。 2014年,英國衛士報統計全球有2萬家網咖,而菲律賓這個由7107座島嶼構成的國家就佔有1140家網咖,其中全世界最大的網咖TNC Cebu HQ坐落在菲律賓宿務市。

菲律賓小孩們的網癮問題,並不是先天的基因問題,相反,這是一個社會的結構問題。 一般來說,如果想要研究一個社會的層面,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去觀看一些紀實性的紀錄片。 在中國,如果想要了解普通人的生活另一面,可以去看周浩導演用鏡頭記錄下的生活碎片。

同樣的,如果你想要了解菲律賓人的真實生活,就是看紀錄片。 但很奇怪的是,菲律賓青年導演、電影專業學生的紀錄片很多與網咖有關。 這些年青的導演、電影專業的學生們將“菲律賓網咖”作為重要的題材,記錄下網咖裡的菲律賓的另外一面。 在Youtube上,一個叫作Avoiderdragon的Youtuber,就連做了三期有關“電子遊戲與菲律賓”的紀錄片。

其中講述了網咖在菲律賓的發展過程,盤點了從20世紀90年代到2009年近20年間,菲律賓網民愛玩的遊戲類別,也提到了電子遊戲對菲律賓社會的影響。 幾乎在同一時間點,2010年,有一位叫Jason的青年也決定製作一部關於“電子遊戲”的短紀錄片,主要是圍繞“網咖的一天”進行拍攝。

這是一個平常的夏日之夜,各行各業的人們聚集在一個裝修簡陋的網咖裡,享受著網上沖浪的快感。

紀錄片真實地反映了網咖裡的生活群像,遊戲玩家利用網咖逃避問題、擺脫責任。

在菲律賓,網咖就是避風港,人們用遊戲麻痺自己,用資訊填充自己。 網咖迅速發展的同時,也給菲律賓社會帶來了一個負面影響——“網癮”。 2019年,一位叫SAM的Youtuber製作了一部短紀錄片《Philippine Online Game Addiction》(菲律賓網游成癮),通過在網吧隨機採訪,為觀眾講述了網路遊戲對青少年的影響。

Youtuber問道:“當你們玩遊戲時,如果有人打擾你,你們會有什麼反應?”兩個小孩異口同聲地回答道:“生氣!” 採訪者說,對於這些兒童,網路遊戲是他們生活裡唯一的娛樂方式。 2020年5月,一份報告按在線人數對菲律賓的網路遊戲進行了排名,其中《堡壘之夜》排名第一,其次是《LOL》。

菲律賓大約有1億多人口,其中網民有2千萬左右,並且菲律賓是全球每人每日平均上網時間最長的國家。 Statista網站做的2020年第三季度菲律賓網民問卷調查顯示,菲律賓人平均每人每天上網的時間為10個小時,其中在社交媒體上花費的時間約3.5小時。

2018年,DQ研究報告指出,菲律賓兒童平均每週會在遊戲上花34小時(平均每天4.85小時)。 青少年“網癮”問題已經成為菲律賓的主要社會性議題之一,菲律賓政府也不斷出台各種政策,或發出各種呼籲,旨在預防青少年因上網造成的各類問題。

菲律賓政府將“網路遊戲”當作罪魁禍首,他們覺得電子遊戲直接危害著青少年的身心健康,甚至能導致青少年喪命。

2014年,在菲律賓的Balacan市,一位11歲的男孩被一位16歲的男孩連捅40多刀,不治身亡。 據ABS-CBN的報導,這名16歲男孩的作案動機是自己的Dota2帳號多次被這名11歲的男孩盜號,於是痛下殺手。 因為遊戲而導致的慘案並不只這一起,同樣是在2014年,同樣是因為Dota, 一位17歲的青年人將自己的奶奶捅死,其原因是奶奶阻止他玩遊戲。 難道是DOTA2的鍋嗎?從分析視角來看,並不是,悲劇事件的發生通常是多方角力的結果,單憑DOTA2中數千萬分之一的玩家暴力案件,就定性DOTA2是一款惡名昭彰的遊戲,顯然是以偏概全。

可菲律賓政府覺得是。 2015年,菲律賓的一些地區開始針對此事,實施了一些嚴格的戒網措施。 菲律賓首都馬尼拉以南約 20 英里處的Salawag,在Dota玩家之間發生一系列暴力事件後,該地區通過一項法律,禁止該地區所有網咖的電腦內安裝Dota。

菲律賓的家長們也行動起來了,家長們安裝了所謂的“父母監控”軟件,用來監控孩子在網路上的一舉一動。

但令人困惑的地方來了,雖然菲律賓政府重拳出擊,但頻繁出台的細緻政策並沒有根治社會網癮問題。 因為菲律賓政府忽略了最本質的問題,這些菲律賓年輕人,並不是天生對遊戲成癮,促使他們沉溺於虛擬世界的原因,除了遊戲本身的誘惑力外,還有現實環境因素。 在菲律賓,高出生率創造的勞動力增長速度超過了經濟創造就業機會的速度,高失業率促使許多人不得不出國尋找工作。

根據菲律賓統計局的數據,由於菲律賓人無法在本土賺取足夠的生活費用,2019年,估計有 220 萬菲律賓人在海外工作,且大多數是女性。

菲律賓德拉薩大學研究人員2013 年的一項研究表明:“在學校裡,父母在海外做勞工的孩子往往得分較低,表現也較差。”由於缺少父母的陪伴,缺乏自控力,導致一部分年輕人不能順利完成學業。

菲律賓統計局 2017 年的報告顯示, 6~ 24歲的菲律賓學生有353萬人。菲律賓統計局表示,學生退學的最常見原因是家庭事務、缺乏個人興趣以及高昂的教育成本或財務問題。 而這些在學生時代缺失父母關愛的青少年,步入社會後還要面對巨大的競爭生存壓力,以及高失業率。

在教育問題、就業問題、家庭問題都一片破碎的情形下,最後他們選擇了短期的最優解——在30~40披索一小時的破舊網咖裡刷夜。 在這裡面,他們可以在遊戲裡拿下優異戰績被人稱為英雄,會和旁邊的陌生人因為一場比賽成為難兄難弟。外面洪水再大都與這裡無關了。 所以,為什麼讓斯皮爾伯格拍《頭號玩家2》來這裡取景,因為菲律賓除了有最迷惑最狠的“頭號玩家”外,同樣也有頭號玩家所需要的那個賽博朋克類的社會環境。 一群現實中不如意的人們,找尋不到自己的夢想,所以他們選擇了一種low life high tech的生活方式。

菲律賓年輕人的父輩們,認為未來的希望在海洋的對岸,於是前赴後繼踏上了離家的碼頭。 現在的菲律賓年輕人,肉體在故鄉,但精神早已經從網咖集體漂流。

政府和專家口中危害極其嚴重的“網癮”,現在是菲律賓年輕人最後的渡口。 沒人能把他們叫醒,除了余額不足。

延伸閱讀:菲律賓驚現4腳怪蛇攻擊性超強村民都嚇壞了

新聞來源:為什麼說菲律賓是網癮大國

(瀏覽共 70,297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