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18萬衝菲律賓削千億佘倫凱黑暗背景遭起底

抱18萬衝菲律賓削千億佘倫凱黑暗背景遭起底

6月15日週六晚上7點半於BGC舉辦 菲聊不可聚餐活動Vol.48 紙飛機報名

台菲免稅品等代購Line 日本代購Line

菲旅遊必備上網兼電話號碼SIM卡Line

在菲英文中文日文教學服務 寵物緊急接送就醫翻譯服務 VIP會員招募中

德州撲克教學交流 紙飛機群 FB社團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紙飛機群What’s App群IG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最近,不知道是怎麼了,海外那些案值幾百個億的大盜巨騙,一個接一個地落網了。

而且還都是在泰國被抓的。

前一陣子,騙了中國人幾千億的張譽發,剛剛在泰國被捕,並在7月底被押往中國受審。

上周六,2022年8月13日,一個更為令人震驚的消息傳來——「亞太國際」佘倫凱,在泰被捕!

中國讀者,可能多數沒有聽過「佘倫凱」這個名字,但是在柬埔寨和緬甸,這個名字可謂如雷貫耳。

他是東南亞版的「洗米華」,他在緬甸建立的國中之國「亞太城」,是海外版的「金太陽娛樂城」。

他盜「一帶一路」之名,行網絡賭博之實,縱橫菲律賓、柬埔寨、緬甸數年,異軍突起、登堂入室,呼風喚雨,稱霸一方,竟一路混到「華僑領袖」的境地。

他沒被抓時,我們覺得這麼一個人都能不被抓,真是不可思議;

等到他真被抓了,我們又覺得,這麼一個人都能被抓,真是不可思議。

以至於現在寫這篇文章,老漢心裡都有點發憷……萬一這傢伙沒涼透,以後作者路過緬甸的時候,會不會出意外啊?

如今佘倫凱已然落網,趁著他熱度還沒過去,江湖還殘存著關於他的傳說,一起來認識一下,這位「佘▪中國逃亡者▪亞太城主▪地獄魔王▪倫凱」,近乎於傳奇的前半生吧——

【逃犯】

佘倫凱,原名佘智江,像很多遊走在法律邊緣的人一樣,有很多個化名——佘倫凱、唐倫凱、Tang Kriang Kai、Dylan She、Dylan Jiang。

在司法機關的檔案庫里,他是舊案累累的「佘智江」;在拋頭露面的記者會上,則是風度翩翩的「佘倫凱」。

考慮到「倫凱」這個名字流傳比較廣,還是叫他倫凱吧。

1982年,佘倫凱出生於中國湖南邵陽農村,出身方面,屬實有些「貧寒」,是龍傲天男主經典的出廠設定。

他的早年經歷——不詳。

除了他曾在廣西桂林長期生活過之外,佘倫凱的早年經歷,空白一片,語焉不詳——

他說自己曾經開過農用車、賣過洗髮水、開過按摩店、還做過一段時間的「直銷」。

不到20年,他換了二十多分工作,什麼賺錢做什麼,做一段時間便換一波,都沒有激起太大浪花。

1999年,佘倫凱開始接觸網際網路,並開設了一家「遊戲設計工作室」,從此開始躋身所謂的「電子遊戲開發」。

不久之後,他因為「看到福建老闆在東南亞搞遊戲發了大財」,於是便「懷揣4萬元人民幣」離開中國,前往菲律賓進行遊戲開發工作,並且「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所謂遊戲開發,是什麼呢?網上老虎機?線上六合彩?

沒人說得清,他自己也沒有做過多解釋。

從90年代末,到2012年初,整整十餘年的時間,佘倫凱的人生履歷是一片意味深長的留白。沒人知道他究竟在菲律賓幹啥,在菲律賓的華人華僑,也都表示「早幾年從沒聽說過這個人」。

再一次上鏡,佘倫凱便直接成為了罪犯。

2012年,山東煙臺地方法院宣判,余智江(佘倫凱)開設的幾個「私彩平台」,非法牟利達21億元人民幣。為他提供轉帳、客服、辦卡、借貸等服務的幾個「手下干將」,全部被捕。

這些「干將」,多數在QQ上認識佘倫凱,然後一部分出境前往菲律賓,遠程遙控設在深圳的伺服器運營「私彩平台」。留守中國的手下,則在中國大量辦理銀行卡,將非法所得匯往菲律賓,進行洗錢。

案發之後,在中國境內,以及從菲律賓返回中國的團伙成員,全部被捕。

佘倫凱潛逃菲律賓,從此成為中國的逃犯。

2014年,佘倫凱又借菲律賓當地人的名義,在馬尼拉開設了一家名叫「中華」的公司,以及一所非常豪華高檔的「養生水療館」。

當然,說是水療館,其實背地裡還是線上非法賭博那一套。

水療館戒備森嚴,很少對外開放。VIP包廂中,有幾間菲律賓人禁止入內的房間,正是線上博彩的核心機要所在。

2015年,菲律賓當局一次性遣返了154名涉嫌網絡賭博的外籍非法人員,幾乎全都是中國人,都是佘倫凱「中華公司」的雇員。

可想而知,這家公司究竟是幹啥的。

同一時間,佘倫凱將觸手伸向了柬埔寨西港。

2017年,佘倫凱獲得柬埔寨國籍(柬埔寨只要捐25萬美元,就可以入籍),並在金邊成立公司,本人正式更名為「唐倫凱」。

當然,到這裡為止,我們的「倫凱」老總,還並沒有超出一個海外灰產大佬的正常尺度,他確實有兩下子,但是也只不過是海外無數類似人員當中,不甚起眼的一個。

真正讓「海外逃犯」成為江湖傳說的,還是要從緬甸的「亞太新城」開始。

【領主】

2017年,獲得柬埔寨國籍之後,佘倫凱突然變得高調了起來。

這一年的9月,緬甸召開了一場「第十四屆世界華商大會」,2000多名海內外華僑華商領袖出席會議。

會議期間,還舉辦了中國僑商聯合會主辦,佘倫凱的「亞太國際」(不久前剛在香港成立的空殼公司)承辦的「中緬投資貿易交流會」。

會上的高潮,是佘倫凱與克倫邦邊防軍索契都將軍簽約,要在克倫邦一個名叫「水谷溝」的地方,新建一個「經濟特區」——亞太新城。

這個規模宏大的「新城」,由中國央企承包興建,屋舍儼然,道路寬闊,建築金碧輝煌,花草綠化整齊劃一,真的如同一個中國的經濟開發區,將一片荒蕪之地,奇蹟般地變成了繁榮現代化的「數字經濟產業」園區。

之所以做到這麼大,一是因為緬甸的局勢,讓他有機可乘;

二是海外華人社會團體的漏洞,讓佘倫凱有了堂皇的身份,去勾連這場鬧劇。

緬甸,是一個地方武裝林立,軍閥割據的國家,在克倫邦這樣少數民族特區只要搞定當地軍政首腦(其實就是軍閥),便可以山高皇帝遠,愛幹啥幹啥。

不但緬甸政府鞭長莫及,中國方面和國際刑警組織,即便對此有所察覺,也很難在割據地區開展行動。

此外,佘倫凱為了給自己「洗白」,也煞費苦心。

在香港註冊「亞太國際」公司時,佘倫凱搭上了一些僑商的關係,並利用這些關係,獲得了很多僑社社會身份,甚至一度成為了中國僑商聯合會的副會長!

在柬埔寨,他通過大手筆的捐贈,也獲得了柬埔寨湖南總商會「名譽會長」的頭銜。

除了這兩個比較「正規」的頭銜,佘倫凱還一口氣加入、創辦了很多「野雞協會」。

比如「菲律賓和平發展促進會」、「一帶一路中泰緬經濟走廊促進會」、「中國-東協經濟走廊促進會」……

佘倫凱特別喜歡攀附中國的「一帶一路」,用來自我包裝。

雖然他的所作所為,和中國一帶一路沒有一毛錢關係,也從來沒有獲得過中國官方、中國駐緬甸使領館的認可。

但他就是天天講,月月講,逢人就講「一帶一路」。

甚至,他還自創了一個「中緬泰經濟走廊」的概念,在國內外各大平台上大肆宣傳,讓所有人都以為這是一個官方的發展戰略,而這個戰略的核心支點,就是佘倫凱的「亞太新城」。

很長一段時間裡,在泰國的華人華僑,對佘倫凱和「亞太城」都有所耳聞,也都隱隱覺得這個人錢來得有些古怪。

但是,誰都不知道他背後究竟是什麼,我們海外華人界,真心以為他確實有著某種「一帶一路」的背景。

老實說,做到這個份上,實在太過於「以假亂真」,不要說一般人,連當年在曼谷搞新聞的老漢自己,也一度真的以為他是緬甸華僑大佬,派出來給「一帶一路」衝鋒陷陣的。

一個兼任省級商會名譽主席、僑商聯合會副會長,與中國央企在緬甸合作建設大規模經濟開發區的「僑領」,你說,會是假的嗎?

我說他是假的,是逃犯,你信嗎?

他口中的「一帶一路」,你還能看出來是正版,還是盜版嗎?

反正,我是看不出來。

【魔王】

在中國、在東南亞各國僑界,佘倫凱一度成為了一個顯赫的名字。

但是,在台灣海峽對岸,他的名字卻出現了反向的變異,大大超越了他本身的能力範圍——成為了人間魔王的代名詞。

2020年以後,佘倫凱開始被《財新網》等一些國內良心媒體起底曝光。

緬甸官方,對一個非法網絡賭博、電信詐騙、洗錢基地在本國領土上公然存在而大感光火。

中國駐緬甸使館也公開澄清:佘倫凱的亞太城,與一帶一路毫無關係,緬甸想要依法調查處理此人,中國雙手支持。

於是,佘倫凱開始變得低調。

公司所屬的網站平台,開始撤下大量內容,也不再公開宣傳園區的「博彩業務」。

但是,招聘訊息,依舊天天都有。

源源不斷的華人「雇員」,從四面八方湧入妙瓦底,成為佘倫凱的奴隸和幫凶。

除了中國內地公民外,佘倫凱招募非法線上博彩、電信詐騙人員的一大目標,還有台灣地區。

幾年來,數以萬計的台灣人通過泰國中轉,由陸路進入緬甸境內的亞太城、KK園等網絡博彩、電信詐騙集散地。

回到台灣的,卻僅有幾百人,其他的人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

台灣方面一看:這些人都哪兒去了,被緬甸僱主吃了嗎?

確實是「吃了」。

實際上,這些地方,和東南亞所有的電詐中心類似,都是高薪招聘,誘騙新人。

人一來了,便將你人身控制,禁足工作,打工(電詐網賭)還債,外有武裝人員森嚴控制,內有保安打手軍事化管理。進來了,基本上就別想出去了。

由於從事的畢竟是違法行業,一些受騙的台灣人,擔心回家後受到警方追責,便向台灣當地媒體極力渲染緬甸園區的恐怖。

在台灣媒體上,緬甸妙瓦底水谷溝被稱為:豬仔地獄。

人來了,被打、被餓、被電擊、性侵都是家常便飯。

一旦「豬仔沒有利用價值」,甚至會被輕易虐殺,麻醉盜取器官,屍體拋入公海……

總之,越說越邪乎。

被騙到海外從事非法網絡賭博、電信詐騙的同胞,確實值得同情……但是話說回來,他們有時候也並不像自己說的那樣無辜。

就像之前被證明子虛烏有的「西港血奴」事件一樣,出境參與網賭電詐者,未必不知道自己做的是非法行業,只是為了逃避罪責,故意將責任全部推在犯罪集團的身上。

說到「盜腎拋屍」這個份上,老漢覺得似乎有些言過其實。

但是,台灣媒體一提到佘倫凱,便是「豬仔地獄」、「殺人如麻」、「人間惡魔」。甚至有些媒體,還趁亂將佘倫凱的犯罪行為,和中國一帶一路混為一談,暗中進行反華宣傳。

佘倫凱,贏得了他所不具備的榮譽,也得到了他所未必配得的惡名。

總而言之,是真的出名了。

【被捕】

對於佘倫凱這樣的人,名滿天下之時,便也是土崩瓦解之日。

從2021年起,中國、緬甸、柬埔寨、菲律賓等國就已經開始對其進行聯合調查。

在菲律賓,佘倫凱長期倚賴的保護傘,深陷貪腐調查的泥潭,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便也不再有功夫庇護佘倫凱。

在緬甸,緬甸政府大肆批判佘倫凱的亞太城,抨擊亞太城的存在是對緬甸主權的嘲諷。而亞太城在建設過程中,對當地民眾權益的侵犯,也引發了越來越激烈的反對。

中國方面,近年來大力打擊東南亞電信詐騙和非法網絡賭博,早已將佘倫凱視為瓮中之鱉,只等一個合適的時機收網。

8月13日,佘倫凱終於被捕。

關於佘倫凱在泰國被捕的細節,現在泰國媒體公布的並不多。

根據各方信息渠道的反饋,這場對佘倫凱的圍捕,是一場策劃周密,聲勢浩大的行動。並且很有可能是跨國警務合作行動。

泰方表示,佘倫凱的泰國簽證已經被撤銷,將會在不久之後被引渡回中國受審——

待遇,和上個月在泰國被捕的張譽發如出一轍。

十年外逃,跨越四國,涉案數以億計。

無數同胞被誘騙到緬甸,成為網絡博彩集團的奴工,遭遇非人的虐待;

無數同胞在網上被各種「盤口」騙得傾家蕩產,血本無歸,甚至走投無路,一死了之。

網路賭博集團鋪天蓋地的虛假宣傳,讓中國的「一帶一路」,背上了一口天降黑鍋。

佘倫凱,他要還的債,可不只是十年前的潛逃。

新帳舊帳一起算,惡貫滿盈的「傳奇故事」,恐怕將要迎來一場徹底的終結。

佘倫凱的十年罪惡人生,是他個人的罪責。

但是,一個佘倫凱,能夠鬧出如此巨大的風波,釀出這樣轟動的禍患,也讓我們看到了這個時代,諸多不完美的瑕疵與漏洞。

海外僑社的門檻,當初如果能嚴格一些,就不會讓一個網賭逃犯欺世盜名;

如果沒有最初的成功的洗白,中國企業和僑務機構也不會慘遭利用,捲入其中,讓一個罪犯的畫皮,在層層加持之下,變得如此逼真。

或許,只有當中國與東南亞各國建立起更為密切的司法警務合作,只有當「僑領」二字不被輕易地被那些來歷不明的牛鬼蛇神所竊取,我們才能識破一個又一個「佘倫凱」。

但是,人間不完美,歷史不可能那樣順遂。

宏大的時代,總有白蟻鑽營的縫隙;神聖的詞彙,總有宵小鼠輩的冒名。一個佘倫凱倒下了,但是他絕不會是最後一個。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黑的無論怎麼洗,都不可能洗成白的。

但願,當下一個佘倫凱出現時,我們能夠早日識破他的畫皮吧。

延伸閱讀:在菲外國人可以不需要ACR I-Card的條件

新聞來源:金三角賭王末路!「亞太國際」佘倫凱,在泰落網

(瀏覽共 70,641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