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菲開中餐館年入百萬被顧客欺騙轉賣至人蛇集團

在菲開中餐館年入百萬被顧客欺騙轉賣至人蛇集團

7月27日週六晚上7點半於BGC舉辦 菲聊不可聚餐活動Vol.51 紙飛機報名

台菲免稅品等代購Line 日本代購Line

菲旅遊必備上網兼電話號碼SIM卡Line

在菲英文中文日文教學服務 寵物緊急接送就醫翻譯服務 VIP會員招募中

德州撲克教學交流 紙飛機群 FB社團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紙飛機群What’s App群IG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我叫阿海,80後,初中學歷,福建莆田人。 2008年開始學習中餐廚藝,從最初的水台,打荷,墩頭,尾灶,一路爬到真正的廚師崗位。

2012年,我在自己的老家莆田開了一家屬於自己的小餐館,賣著自己親手烹製的美食,每天賺著撐不著,餓不死的生活費,國內的餐飲競爭太厲害,利潤十分微薄。時間長了之後,我總覺得缺少點什麼,像是一種更廣闊的舞台,一種更深遠的體驗。於是,我決定離開自己熟悉的城市,去尋找一片新的天地。

正好,我有個親戚在菲律賓做生意。於是,我選擇了菲律賓,這個美麗的國度。來之前我就聽說,這裡有著豐富的海鮮資源,還有獨特的南洋風味。經過一番考慮之後,我拿上自己這些年積攢的所有積蓄跟著親戚去往了菲律賓馬尼拉。

前往菲律賓馬尼拉

2014年,2月15號,剛過完元宵節,我就隨親戚到了菲律賓馬尼拉的金融中心-makati。剛到這邊的時候有點不適應,這邊沒有冬天,2月份也是炎炎夏日。在親戚的幫襯下,很快我便找好了門面,辦好了手續,裝修、採購設備、招聘服務員,全套下來只用了半個月的時間。

唐人食府開業

3月3號,我的小餐館正式開業了,店名叫“唐人食府”。由於我不懂當地的語言,也不懂英語(現在耳睹目染基本交流沒問題了),還好那邊有一家國人開的旅行社幫我介紹了一個在中國留過學的菲妹,會講中文。

當時我唐人食府招的第一批本地員工 開業的第一天,我非常緊張。我擔心自己的菜式不受當地人的歡迎,也擔心自己的菜式過於復雜,客人會不會不懂得欣賞。但是,我還是信心滿滿地迎接客人的到來。

第一天的生意非常不錯。很多當地的居民聽說這裡有一家新開的中國菜館,都前來品嚐。他們被我的獨特菜式所吸引,紛紛點了海鮮炒飯、蝦仁炒麵、清蒸魚等等。他們吃得津津有味,不時發出感嘆聲。當然其中也有很多是在周邊上班的中國人,大部分都是年輕人,開始我也不知道他們在那邊做什麼工作,但給我的感覺就是他們都很有錢的樣子。

我看到了客人們的滿意和欣賞,心裡非常高興。我感到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我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舞台。

擴大規模,招兵買馬

經過幾個月的經營,唐人食府餐館在周邊越來越受歡迎,客人也越來越多。我租下了隔壁的商舖,開始請更多的員工,增加餐桌數量,擴大了餐館的規模。在親戚的引導下,我還在這邊做起了外賣,因為周邊辦公室裡很多都是中國人,平時點外賣的人也不少,我請了兩個當地人幫我給中國人送餐。沒想到外賣的生意在那邊異常火爆,高峰期我店裡有十幾個騎手專門幫我送餐。

轉眼一年已經過去了,2015年6月份,我又在附近全是中國人的辦公室裡租下了兩間鋪面當分店。由我總店加工半成品送到分店,分店在飯點直接加熱就可以賣出去。事實證明,我這一次的選擇是對的,菲律賓當地的用工成本很低,一個服務員每月的薪資折合人民幣800塊錢就很不錯了。

馬尼拉這個城市很奇怪,當地普通打工人的收入水平很低,但是周邊餐館的菜價卻很貴。比如一份蝦仁炒麵,原材料成本最多30P(折合人民幣4塊多錢),但是可以賣到30人民幣一份。一份肚絲蓋飯成本5元(內臟類當地人不吃,所以賣的很便宜),可以賣到35人民幣一份。

在這邊做餐飲,毛利真的是比在國內高許多,而且競爭也小。沒來過這裡的人可能不理解,但是在這邊旅遊或者生活工作過的人都知道,在菲律賓馬尼拉有很多中國人,幾乎每條街道上你都能碰到中國人。我也是後來才知道,這附近在辦公室裡上班的人大部分都是“菜農”,花錢都還挺捨得的。 (解釋一下,所謂的“菜農”就是在博彩公司上班的員工)

客流和客單價都很不錯,加上我這邊還出外賣,從2016年開始,我積累了一定的老用戶,包括某些博彩公司團體訂餐。幾乎每個月算下來都能有個十來萬的純利潤,這比我之前在國內開飯館累死累活一個月到頭弄個萬把塊利潤就滿足的心情截然不同。

結識小A

隨著生意越做越紅火,我便不再親自下廚,而是教會了當地人做中國菜。而我則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發展公司團體訂餐上,因為這樣的訂單都是提前預定,我們送貨上門,單價也不便宜多少,我最喜歡這樣的訂單。

經其他食客介紹,我認識了BGC大樓裡某大型博彩公司的人事部主管小A。這邊的公司團體訂餐主動權一般都掌握在這些人事主管手裡。小A她們公司有一百多名中國年輕人在BGC大樓裡上班,如果拿下這個訂單,那每個月又能增加一大筆利潤。

小A

在我之前認識的一個食客的牽線下,順利在一個週五的晚上,把小A約到了我的唐人食府。初次見小A,給我的感覺是很清秀,很文靜的一個女孩子,不像是網上報導的那種十惡不赦的壞人。我特意提前準備了最好的食材,自己親自上灶,為她們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晚餐。飯桌上,我也跟小A講了我想通過她給她們公司提供團體訂單的事情。

小A也是“老江湖”,說要貨比三家,價格也要比在店裡吃的便宜,還得送貨到她們公司門口。最終,我們商議按當日訂餐總額的70%給我結帳就行。實際上後來小A的朋友告訴我,小A到公司之後是按90%的價格去收下面員工訂餐費的,這中間小A一下子就賺走了20%的利差,長期下來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數字。我們愉快的合作了有將近兩年時間,這兩年我們都賺了不少錢。 (後來我才知道小A不但沒存下錢,還欠有外債)

2018年,事情開始發生變化

2018年9月,因為當地一些政策上的原因,小A她們公司準備搬遷到菲律賓的巴丹市。事先我是不知道的,她們公司搬遷前幾天,以往我們合作都是當天的帳當天結,最多第二天結算。但那幾天小A沒有給我結帳,正好那幾天我在那邊交了一個當地的女朋友,帶她出去玩,沒在店裡,想著也合作這麼久了,應該沒事,誰知一連五天過去了小A都沒給我結帳。第六天,我發現她把我拉黑了。

我結束了在外遊玩,回到店裡,開始打聽小A的情況。在一番打聽之下,我才知道,小A她們公司搬遷走了,只打聽到,她們公司搬去了巴丹市,但是具體位置卻沒有人知道。雖然五天的團體餐也就不到一萬塊人民幣,但她這樣做,還是讓我挺心痛的,我那麼信任她,又合作了這麼久,沒想到她居然這樣對我。如果她有難處,只要跟我說,我送她一萬都可以,但是她選擇的是捲款不辭而別。

再次遇見小A

“菲律賓沒有雪,馬尼拉也沒有愛”,這句話居然是真的。我之前在這邊談的本地女朋友,跟我在一起三個月後也偷了我五萬人民幣,還有我的手錶,金項鍊,然後再無音訊。對我這樣一個重感情的人來說,是很難接受這樣的事情的。為了排解心中苦悶,我跟隨朋友去了一家韓國人開的實體賭場,OKADA。

在OKADA,我從不會玩,到逐漸上癮。先是跟著朋友去,後來是我自己一個人去。在一次去玩的過程中,我無意間發現了小A,她也在那裡,而且看起來人有點憔悴。我看向她的同時,她也發現了我,她有一絲尷尬,想走開。

我快步走向她,沒有質責她。我只是問她為什麼那時候不辭而別,合作了那麼久,為了那幾千塊錢值得她這樣做嗎?她把我拉到一旁人少的地方,訴說起了她的苦衷。也就是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她本是國內一所985高校畢業的高材生,因為沾上了網賭欠下很多外債,才被迫跑到菲律賓做了“博彩公司”人事主管的崗位。

她也向我坦白了,我們合作期間她自己吃20%回扣的事情。但是她沒攢下一點錢,就連現在也是輸的身無分文,連個打車回公司的錢都沒有。我聽她講完之後,很生氣,但更多的是替她感到悲哀。從外表看,她是那麼的清秀,不但顏值高還透露出文化人的風範。怎麼也想不到她會是這種人,原本憤怒的心情瞬間變成了憐憫。

“反差”是所有男人的最愛,我也一樣,淪陷了

在OKADA碰到小A的時候,我只是對賭剛剛上癮,還未曾深陷。而以我這幾年的積累,手邊四五百萬的流動資金還是有的,當時的自己很狂。也為我之後地獄般的遭遇埋下了隱患。

我問小A有沒有吃飯,她告訴我,她玩了一整天了,都沒吃飯。於是我拽著她在賭場的餐廳坐下,點了一份雙人餐,邊吃邊聊。吃飯的過程中,小A向我傾訴了很多,那時候她告訴我,她已經從之前的公司辭職了,但沒說具體辭職原因,我也沒細問,我還自以為了解了她很多。

吃完飯,我問她下一步有什麼打算,她跟我說不知道,她讓我看了她的聊天記錄,她找了很多人借錢,但沒人借給她。她是玩了一整天,我是剛到沒多久,我說我想再玩會兒,等我玩一兩個小時再想辦法安置她,她同意了。

我找洗碼仔換了10萬披索(當時約折合人民幣不到1萬5),我看她站在我旁邊也無聊,就給了她兩萬,讓她也玩玩。也不知道那天是怎麼回事,坐下就開始輸,一把沒贏過,就沒了。那時候我還懂得控制自己,於是就拉著她就一起走出了賭場。

走出賭場後,已經是凌晨了。小A跟著我上了車,到車上之後,我原本想找個飯店讓她住下,但是小A跟我說,不用浪費了,不嫌棄她的話就去住我那裡了。我稍微愣了一下,自問我自己平時還算是比較正派的一個人,但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了,就糊里糊塗的答應了小A。

回到住處,我住的地方是兩室一廳,自己這些年一直在菲律賓打拼,也沒結婚。所以雖然有錢,但是房間比較亂,陳設也比較簡單。雖然是兩室一廳的房子,但除了我自己的臥室,另一間房子並沒有準備床上用品,這就尷尬了。但令我沒想到的是,小A進門後就說要去沖個澡,還好之前談過一個菲律賓本地的女朋友,女士拖鞋,浴巾,睡衣,這些都還在。

小A洗完澡出來,我跟她說,讓她睡我臥室,我在客廳沙發上躺一晚上就好,反正這邊天氣也熱。小A沒說話,徑直走向我的臥室,然後我看她關了臥室門,才躡手躡腳的去沖澡。但令我沒想到的是,等我沖澡出來,映入我眼前的景象讓我瞬間就喪失了理智(此處省略一萬字)。

第二天,我問小A願不願意跟我結婚?以後跟我一起好好把飯館經營好。小A說讓她想想再回复我,我當時以為這只是每個女孩子特有的矜持,並未多想。

接下來的幾天,我跟她過了幾天幸福的生活。當生活實在無聊的時候,我們倆又來到OKADA,而這一次,我沒控制好自己。可能是因為有女人在身邊,激發了自己不服輸的本性,所以那天我輸掉了自己卡里的60多萬人民幣,卡被限額了,無法再兌換籌碼。此時賭場一名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洗碼仔來到我跟前,跟我說可以先拿錢給我玩,利息是一天2%,我想想也不高,於是就10萬,20萬,30萬,這樣又輸進去60萬。此時洗碼仔也不給我拿了,我們決定離去的時候,洗碼仔拿來幾張文件,讓我簽字(後來才知道,那些文件就跟“賣身契”一樣)。簽完之後,洗碼仔立馬變了嘴臉,不讓我們走,讓我和小A必須跟著他,他會給我們安排住的地方,錢還完之後就放我們走。

原來是一場,精心謀劃的局

出了賭場,跟著洗碼仔上了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大約開了一個小時。下車後,我打開手機,看了下地圖,這裡已經是在菲律賓拉斯皮納斯市了。下車後,我們跟著洗碼仔來到一處裝著鐵門的大院裡,此時我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我想打電話求援,但為時已晚。從大院裡衝出來幾個本地彪形大漢,直接上來就奪走了我的手機,並把我雙手背綁,拖著我進入了那個大院裡。

把我拖進房間之後,我聽到外面的鐵大門鎖上了。而此時的小A則跟洗碼仔他們站在一起,表情充滿了不屑與冷漠。我怒吼著問她,是不是她給我下的套,她毫不遮掩的就承認了。並告訴我,其實她在國內早就結婚了。

被敲詐勒索,掉進人間煉獄

他們把我關進一個狹小的鐵籠子裡,還給鐵籠子上了鎖。我在菲律賓這幾年也聽說過不少綁架勒索的,和做人蛇販賣的,但怎麼也沒想到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當晚,他們拿著皮帶抽打了我有十多分鐘,然後告訴我,讓我趕快想辦法搞錢,少了200萬走不了。

關我的鐵籠子

當時,讓我拿出200萬,相當於我一半的流動資金了。我開始心疼,懊悔,但被關在鐵籠子裡卻也毫無辦法。逐漸的開始恐懼,一整晚沒睡。第二天,天剛亮,大門外又進來兩個中國人,他們是同夥。

“洗碼仔”拿著我的手機,蹲在我面前,問我要各種密碼,最後他們竭盡所能,轉走了跟我手機有關聯的所有卡里的錢,包括某信,和某寶,總共大概有50多萬。最後還下載各種網貸app,讓我配合掃臉,他們把能借的網貸都給我借了,然後轉走,這又是小30萬沒了。但依舊不夠他們說的200萬,就讓我給家人打電話,索要贖金,還發我被打,被囚禁的視頻給家人,最後家裡終於把錢湊夠了打過來,本以為他們會放了我,沒想到這只是他們計劃的第一步。

人蛇集團

他們收了錢之後並未打算放我出去,而是一天之內帶了好幾波人過來,他們就在我跟前商量著價格。大概意思是要把我賣給那些詐騙團伙,聽他們商量的價格在30-40W之間。前面幾波沒談攏價格,到天快黑的時候,我聽到小A和“洗碼仔”在外邊說要把我趕快賣出去,以免夜長夢多。不久後最後一波人來了,一口濃重的東北口音,他們最後把我以38萬的價格賣了出去。

這次不但綁著我的雙手,還把我的雙眼也蒙了起來,隱約中感覺被人拖進了一輛車裡。車輛大概行駛了三四個小時之後,停了下來。等他們取下蒙在我眼睛上的黑布後,我張眼望去,這附近一片荒涼,看來早已不再市區。此時我的手機也不知去向,也無法確認自己具體在什麼地方。

他們像丟垃圾一樣,把我丟在一處角落一直到天亮。天亮後,我發現這裡有不少像我一樣的人,甚至有的人已經被打的不成人樣。痛苦的哀嚎聲不斷從我耳邊飄過,後來又來了個醫生模樣的人,說是要給我體檢,其實我知道,如果體檢合格,我可能面臨的是要被割腰子。

驚魂逃脫

在跟人蛇集團這些惡魔交流的過程中,他們知道我會廚藝,在這荒郊野外,他們也想吃中餐了。於是在一個類似頭目的人授意下,我被鬆綁,去廚房給他們準備食物。做飯的過程中,一直有人在旁邊看守我,我只能暗自尋找其它機會逃脫。

吃完飯後,大家都有些倦意了,加上天氣悶熱,每個人都顯得懶洋洋的。此時看守大門的人其中一個上了廁所,我趁機從旁邊的躺椅上撿起一件別人的短袖穿上(之前除了四角褲,都是被扒光了的)。然後背對著看門的保安,告訴他頭目讓我出去買點東西,保安應該也認不清這裡的所有人,便沒作聲(或許是我聲音小,他沒聽到)。我徑直走了出去,大概走了幾十米後,我開始一路狂奔。

跑了大概十幾分鐘,迎面駛來一輛摩托車,我攔了下來,講好價格後讓他以最快的速度送我回馬尼拉。回到店裡,我立刻從前台拿了雙倍的錢給了騎摩託的小哥,並再三向他致謝。我讓店員幫我聯繫了AKG(菲律賓反綁架機構)的人員,並找來店裡菲語和普通話講的都比較好的店員,幫我敘述我這幾天的遭遇,最後給家裡打電話報了平安。

經過這件事後,我依舊是驚魂未定,但是又不想放下這裡的一切回國。我給自己的店裡聘請了兩個保安,下班也沒敢回自己之前住的地方,而是找了馬尼拉安全措施最好的飯店,住了下來。

第二天,在店員的陪同下,我們又去了一趟AKG,此時他們說已經有了小A的行踪。果然當天晚上,小A和那個“洗碼仔”就被抓住了。他們後來也交代出了人蛇集團的人,不過當AKG的人趕過去的時候,那地方已經沒人了。最後,我想找小A和那個“洗碼仔”拿回本屬於我的錢,但已經被他們揮霍的所剩無幾。

結局:

最後,小A和那個“洗碼仔”被AKG關進了當地監獄,小A被判了6年,“洗碼仔”被判了10年。等判決下來已經是2019年下半年了,沒過多長時間,疫情就來了。我也將店鋪轉給了他人,回了國內,可能因為這段經歷,我這輩子再也不會去菲律賓了,賺的再多有命花,才是自己的!

延伸閱讀:21名緬甸人被騙到菲從事博彩工作並多次被轉賣

新聞來源:我,福建人,在菲律賓開餐館,曾年入百萬,被顧客騙入人蛇集團

(瀏覽共 70,529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