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禁止墮胎和避孕每年超過100萬菲女性艱難尋求出路

因禁止墮胎和避孕每年超過100萬菲女性艱難尋求出路

6月1日週六晚上7點半於BGC舉辦 菲聊不可聚餐活動Vol.47 紙飛機報名

台菲免稅品等代購Line 日本代購Line

菲旅遊必備上網兼電話號碼SIM卡Line

在菲英文中文日文教學服務 寵物緊急接送就醫翻譯服務 VIP會員招募中

德州撲克教學交流 紙飛機群 FB社團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紙飛機群What’s App群IG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根據菲律賓安全墮胎倡導組織(PINSAN)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2020年菲律賓有約126萬例墮胎;菲律賓大學則預估菲律賓每年至少發生110萬例墮胎,且預計這一數字還會增長。

因受到宗教的影響,避孕和墮胎在菲律賓是被禁止的。菲律賓大多數人都信奉天主教,在教義中是不允許避孕和墮胎的。雖然如今菲律賓對於避孕墮胎的政策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嚴格,但醫院也依舊不會提供避孕藥物和墮胎手術,所以當地的女性也只能夠採取一些非常規的墮胎手段,常常會讓自己陷入危險當中。

在美國最高法院推翻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後,美國數百萬婦女面臨墮胎難題。現在,美國的部分州已經完全禁止墮胎。而作為前美國殖民地的菲律賓,墮胎在這裡同樣是非法的,並且已經持續了一個多世紀。根據該國法律,被發現墮胎的婦女將面臨兩到六年的監禁。

天主教國家菲律賓:墮胎成為禁忌和“羞恥”

菲律賓安全墮胎倡導組織(PINSAN)發言人、律師克拉拉·麗塔·帕迪拉 (Clara Rita Padilla) 表示,雖然菲律賓對墮胎法有“漸進式的解釋”,但即使在極端情況下,也沒有明確的豁免允許婦女終止妊娠。極端情況包括強姦、亂倫,或者是為了挽救孕婦的生命。

據帕迪拉介紹:“菲律賓有著非常保守的宗教信仰,對我們來說,墮胎禁令已經成為現實”。

據悉,菲律賓為世界第三大天主教國家,天主教徒佔菲律賓人口的83%,這個是西班牙殖民時期,給這個國家留下的印記。在菲律賓,天主教會擁有巨大的權力和影響力。而墮胎、離婚和使用現代避孕藥具等會受到天主教會的公開嚴厲譴責。

“美國最高法院禁止墮胎的決定是個好消息,”菲律賓當地主教兼天主教會主教克里斯平·瓦爾克斯在接受電台採訪時說。 “(這是)一個被聖靈啟迪的決定,”他表示。

據了解,在天主教文化影響下,許多菲律賓婦女因尋求墮胎而感到羞恥。

“天主教會宣傳墮胎就是謀殺,”PINSAN 的成員帕肯說。和大多數菲律賓女性一樣,帕肯從小就信奉天主教。她說,宗教很早就塑造了她對墮胎的看法。 “去教堂,你總會被教導不能墮胎,”她說。

偷偷墮胎給菲律賓女性帶來了痛苦和危險

菲律賓一名資深醫生米里亞姆表示:做醫生這麼多年,做過許多高風險的手術,但沒有一個像墮胎那樣複雜和危險。

律師帕迪拉表示,大多數墮胎婦女的經濟背景較差,許多年齡在25歲以下。在法律禁止的情況下,婦女經常在秘密的地下診所,由助產士、治療師和未經培訓的醫生進行墮胎,風險極大。其中,受害最深的是來自貧困家庭的婦女。

克里斯蒂已經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又懷上了第五個。 “我們已經在努力養活我們的四個孩子,”她說。 “我們怎麼能負擔得起第五個?”

據了解,她從沒有進行任何形式的節育,她的丈夫也沒有使用避孕套。 “獲得避孕藥和宮內節育器等其他形式的避孕手段也是不可能的。我無法想像這會花多少錢,”克里斯蒂說。 “我不知道如何(去)獲得或使用它們。”

因此,當她再次懷孕時,她別無選擇,只能選擇所謂的“非法墮胎”,尋求地下助產師的服務,並支付了550披索(10美元)的“治療按摩”費用。

克里斯蒂在描述墮胎的場景時說道,她被助產師的助手按住,揉捏和和敲打她的小腹,最終導致流產。 “這很混亂,太可怕了,”克里斯蒂說。 “疼痛是如此難以忍受,我只能尖叫。我現在仍然難以入睡。”

對此,PINSAN的Parcon表示:“限制墮胎不僅不能阻止它,反而實際上使它變得更加危險,我們已經看到這種情況在世界範圍內上演。”

新的希望,是時候改變了?

據報導,有人表示,菲律賓是時候在其墮胎法中廢除“不人道的規定”,並最終將墮胎合法化以挽救婦女的生命。

“這些規定只會導致地下墮胎的無聲流行,進而導致許多菲律賓婦女喪生,”菲律賓新上任的反對黨領袖、參議員里薩·洪蒂維羅斯 (Risa Hontiveros) 表示,“在經歷瞭如此多艱難和痛苦後,我們不應該將女性送進監獄。”

洪蒂維羅斯還提出必須停止不安全的地下墮胎行為。她還重申了推動墮胎合法化的重要性,並將其作為一項重要的國家舉措。 “婦女必須保衛自己的權利。”

在1月初進行的一次採訪中,當時的總統候選人小費迪南德·馬科斯 (現菲律賓總統)也分享了他對墮胎的看法,並表示他支持在“極端情況”中將墮胎合法化。

“我認為,如果可以證明(受害者)被強姦,而不是自願性行為讓他們懷孕,那麼她們應該有權利選擇是否墮胎。另一種情況是亂倫。”小馬科斯說道。

他還表示,相對於教會領袖的反對,他“更擔心不安全墮胎造成的死亡”。 “這應該由女人自己來決定,因為這是她的身體。”

洪蒂維羅斯表示,她期待新總統對菲律賓墮胎法進行改善。 “這給我們帶來了希望,為了菲律賓的婦女,我希望他們這樣做”。

延伸閱讀:綁架菲博彩公司POGO員工中國人未獲准保釋

新聞來源:因禁止墮胎和避孕,每年超100萬菲律賓女性艱難尋求出路

(瀏覽共 70,472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