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娛樂城特大跨境案涉及職校生由學校推薦赴菲工作遭判刑

九州娛樂城特大跨境案涉及職校生由學校推薦赴菲工作遭判刑

7月13日週六晚上7點半於BGC舉辦 菲聊不可聚餐活動Vol.50 紙飛機報名

台菲免稅品等代購Line 日本代購Line

菲旅遊必備上網兼電話號碼SIM卡Line

在菲英文中文日文教學服務 寵物緊急接送就醫翻譯服務 VIP會員招募中

德州撲克教學交流 紙飛機群 FB社團

歡迎加入Line社團FB社團FB聊天室紙飛機群What’s App群IG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從事由學校推薦的工作,沒想到竟然涉及犯罪。近日,多名湖南常德海乘職業學校畢業學生告訴記者,他們由學校推薦去菲律賓工作了一兩年,回國三四年後,他們突然遭到警方抓捕,還有同學已經由法院判刑,涉及的罪名是:開設賭場罪。

湖南常德海乘職業學校校長鄧廣周承認,十多名學生通過學校去菲律賓工作後涉案。 獲得的多份司法文書顯示,海乘職校學生涉及的是河南信陽警方2021年立案偵查的“九州娛樂城”特大跨境賭博案。

忽然而至的“網逃”

今年8月6日,在深圳出租房內睡覺的秦芳突然被房東打開了門。警方將她帶走後,在車上告訴她,她被網上追逃了。

8月10日,在長沙乘坐地鐵的李雲,也被突然而至的警方銬走。 “警察帶著手銬來的,那架勢,別人還以為我是個殺人犯。說我是網逃,但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從來沒想過要逃啊。”回憶起被抓那一幕,李雲至今感到羞恥。

8月中旬,在朋友夜宵店工作的鄭亮,在接到戶籍所在地民警的電話後,直接去派出所“自首”,隨後他見到了河南信陽市的公安民警。 據記者初步核實,整個8月,至少有6名常德海乘職業學校(以下簡稱海乘職校)的畢業生被帶走。他們均涉及由河南信陽警方偵查的“九州娛樂城”跨境賭博案,並被列為涉嫌開設賭場罪的“網逃”。他們有的只被“關”了一天,有的則被送去看守所待了一段時間。目前6人均在交納5000元至1萬元不等的保證金後取保候審。

更早些時候的今年1月初,他們的同學盧甜也因同樣的案由,由信陽市公安局上天梯分局取保。今年3月12日,信陽市平橋區法院以開設賭場罪,判處盧甜有期徒刑八個月,緩刑一年。

另一個已被判刑的是王湯。她於今年8月28日由信陽市平橋區法院以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 多名海乘職校學生介紹,和他們一樣涉案的校友有十多名。海乘職校校長鄧廣周向記者表示,目前已經立案處理的學生有十多人。這些學生是2016年至2018年不同批次去的菲律賓。

盧甜的判決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盧甜出境入職菲律賓馬尼拉加州娛樂城賭博網站旗下的收米諮詢公司推廣部、後勤部,負責發展中國大陸賭客到該賭博網站內進行網路賭博,後從該網站以工資等形式獲得非法收入16萬元。

李雲的起訴書內容與盧甜的接近,她被控在2017年10月至2019年11月在收米公司推廣部工作,獲得非法收入7萬餘元。

2023年8月10日,她退贓1萬元。 相關司法文書顯示,2021年5月7日,信陽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接“信陽市打擊治理跨境賭博工作領導小組”信賭研令(2021)24號指令,將涉及“九州娛樂城”特大跨境賭博網站部分代理及窩點工作人員指定高新分局偵辦。

學校推薦的海外高薪 多名學生們介紹,他們在菲律賓收米(英文名somi)公司從事的工作,就是遊戲推廣。底薪六七千元一月,“主要就是介紹別人下載九州娛樂的App,別人本來就在玩那種遊戲,我們不過是推薦他們到這來玩。我們不知道公司是違法的,從來沒有警察找過來。”

鄭亮表示,他只做了幾個月,“他們有很多話術,我學不來,但當時回去的話,要給他們賠錢,後來我轉去後勤部工作。”楊青則表示,他2016年底到菲律賓,中間2018年回國,因為被公司扣了兩個月的工資,又回去乾了一年多,陸續工作了兩三年,被認定的違法所得有18萬多元。

多名學生稱,警方根據銀行流水認定的違法所得,實際就是他們在公司的工資收入。 學生們還表示,這份赴菲律賓的工作,實際是通過學校去的。他們出生於1998年至2000年之間,初中畢業後進入海乘職校讀書。在中專最後一年、滿18歲後,學校推薦了這份涉案工作,為此學校還收取了1萬多元費用。

有學生展示了一張由校長鄧廣週2017年4月開具的收據,上面具名“學費,10500元”。 公開資訊顯示,海乘職校是一所經常德市教育局批准、湖南省教育廳備案的全日制中等職業學校,成立於2005年,屬於民辦非企業單位。鄧廣週回應記者稱,菲律賓的工作,學校是通過深圳市海欣恆投資管理公司辦理的,“當時說過去從事酒店管理、文員等行政工作。”

工商信息顯示,深圳市海欣恆投資管理公司成立於2016年4月,註冊資本5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胡振軍,該公司於2019年4月註銷。 記者撥打了海欣恆公司原工商註冊資料上的電話,未能接通,目前尚不清楚該公司因何而註銷。

對於10500元的出國費用,“其中8000元是補繳的學費,2500元是代海欣恆公司收取的出國簽證費、體檢費、機票等費用”,鄧廣週解釋,“是有發票的,當時財務放假,我代收一下,後來學生沒來財務開票。”

對於學生在菲律賓從事涉案工作,鄧廣周稱學校完全不知情,“2016年,海欣恆公司來要人,我們試探性給了幾個學生,學生去了後反饋還不錯,後面又去了幾批。”

多名學生介紹,2018年年底,鄧廣週與其妻子以及學校胡老師還來過菲律賓,並和部分學生見面,“鄧校長肯定知道我們的工作是做什麼,但沒跟我們講什麼。”

鄧廣週表示,他確實在2018年12月到菲律賓看望過學生。 “我看他們辦公場所很豪華,住得也很好,收入也很高,就感覺不對勁。但賭博在菲律賓是合法的,所以當時也沒想那麼多。只是沒再安排學生過去。”

涉案之後 多名學生介紹,時隔四五年,突然被警方帶走,他們悔恨交加,也有委屈,“我現在都知道菲律賓的那種工作是違法犯罪,但當時不懂法律,涉世未深,畢竟都是剛從學校出來,才滿18歲。”

王湯對記者說,她是班上年齡最小的,出生於2000年,畢業時本來可以去郵輪工作,但那個工作只是當服務員,而學校推薦的這份菲律賓工作說是海外高薪。

2018年八九月份,滿18歲後,她懷著憧憬和好奇去了菲律賓。 “公司在普通的辦公室內上班,很大,很多人。在那裡上班其實也挺無聊的,有點混日子。”王湯說。在菲律賓收米公司,他們雖未被限制人身自由,但沒有公司同意,不能中途離職回國,公司也不准拍照,不准跟家裡講工作的事。有警察問她,知道公司的性質,為何不去找駐菲律賓大使館。她答,“這個事情在那邊是合法的,怎麼去找?”

2020年疫情暴發後,王湯搶到機票回國了,並找到新的工作。今年7月14日,她在廈門機場被抓。突然消失20多天,她丟了工作。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後,王湯退繳了被認定的12.6萬元違法所得,被處罰了2萬元,再加上請律師等費用,前後花掉了20萬元。

“其實讀這個中專三年,我家已經花了十多萬元,考海員證就花了好幾萬元。”李雲說,案發後,她退贓、交取保押金、找律師,前後又花掉了5萬多元,現在她的案子到了檢察院,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開庭審判,“每天擔驚受怕,搞得心疲力竭。”

她開始把矛頭指向學校,“我們是通過學校找的工作,怎麼就成了犯罪分子?開設賭場罪,這個罪名定得太重了,對我們代價太大了,我們怎麼就這麼背上案底了?”

案發後,李雲與鄧廣周和胡老師有幾次微信交流。但幾日之後,李雲發現,她的微信已經被二人拉黑。

胡老師表示,因為該生態度不好所以拉黑她,“她這份工作又不是我安排的,是學校上了當。” 鄧廣週表示,學校現在正在請律師和河南方面積極溝通,“希望能夠免於刑事處罰,或者給予治安處罰或經濟處罰,背這個罪名以後他們貸款、小孩讀書等,一輩子麻煩。”

(注:文中學生名字均係化名)

延伸閱讀:菲律賓母羊產下半人半豬怪胎尖叫一聲後全家都死了

新聞來源:十餘名職校生由學校推薦赴菲律賓工作成網逃:涉開設賭場罪

(瀏覽共 70,843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