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狂賺1600億,菲律賓的“黑色產業”,僱傭10萬中國人

一年狂賺1600億,菲律賓的“黑色產業”,僱傭10萬中國人

歡迎加入 Clubhouse 菲聊不可@feitalks

歡迎訂閱 菲聊不可Youtube頻道 獲取最新菲律賓新聞影片內容

歡迎加入菲聊不可論壇 與大家一起交流討論菲律賓大小事

Google加強版搜尋引擎 搜出更精準資訊

 

菲聊不可 Feitalks.com 新聞報導:“菲傭”我們聽得多了,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中國每年也有成千上十萬的人湧向菲律賓找工作。在2018年,取得菲律賓工作簽證和特別工作許可的中國人約達24萬人,較2017年增加了3倍。與菲傭不同,這好幾十萬人中國人想做的是名為“菜農”的高薪工作,每天按時上下班。這裡要提一下,此菜農並非你所知道的“種菜”,而是博彩業。

在菲律賓當地,博彩業又稱做菠菜業,由於二者的諧音,業界也將參與博彩產業的人員稱作“菜農”,博彩公司則為“菠菜公司”。都知道,賭博是迷人的危險,菲律賓與菠菜業相愛相殺了好幾百個回合,一直到現在還和諧共生。一時之間,外界也很難說清,究竟是菲律賓孕育了菠菜,還是菠菜孕育了菲律賓。

據歷史記載,自16世紀以來,賭博活動就在菲律賓遍地開花,經過近300年來的發展,在西班牙、美國兩次殖民統治下,菲律賓的賭博文化發展壯大至今天的博彩產業。

曾幾何時,美國試圖幫助菲律賓“戒賭”,但都沒什麼效果,在19世紀,賭博精神已經滲入了菲律賓民眾的骨子裡。就連我國古代流行的賭博遊戲——鬥雞,菲律賓都玩得不亦樂乎。一直到十幾年前,打著靠博彩業來賺得經濟收入的“如意算盤”,菲律賓乾脆破罐子破摔,正式將賭博合法化。

目前,菠菜產業猶如“蜘蛛結網”,與菲律賓的房地產 、旅遊業、零售業等產生了千絲萬縷的關係。 2019年8月,中國曾好心勸告菲律賓,全面取締網路賭博。考慮到失去菠菜產業的代價,現任總統杜特蒂卻在1個月後(2019年9月)找來中國協商,希望能讓當地的博彩業自由發展,因為菲律賓的經濟實在是“傷不起”。

要知道,在此之前,同樣想靠賭博“發家”的柬埔寨,已經下定決心,自2020年初開始全面禁止網路賭博。然而,菲律賓卻猶如一個對賭博上癮的重度患者,甭管外界風雲變幻,不怕輸得苦,就怕斷了賭。

那麼,究竟博彩業為菲律賓帶來了多少好處,外界為何又因此對其“恨之入骨”,本文都將一一揭曉。

菲律賓菠菜業,全是中國人,中菲聯手“戒賭”

前面我們提到,中國曾勸告菲律賓全面禁止網路博彩業,甚至連菲律賓試圖取締博彩業的官員基本都是華裔。原因想必大家也能猜到一二,因為地理環境毗鄰中國,而線上博彩業又可以遠距離操作,因此,菲律賓將“魔爪”伸到了中國境內。

目前,菲律賓的博彩行業約有13.8萬名員工,其中大多數來自中國。而這僅僅是官方的統計數據,據地方房產機構的預測,實際上菲律賓從事網路博彩的人數約為官方數據的3倍以上,累計約達47萬人。

自2016年以來,菲律賓開始發放更多牌照支持博彩業發展。截至目前,Pagcor只發放了57塊牌照。不過按照規定,一份正式牌照可以發放5張分牌照,就是允許獲得許可的賭場開5家分公司的意思,這無疑助推了菲律賓的博彩公司的擴張。

業內人士指出,即使拿不到正式的運營牌照,但有了這項規定,想要乘上博彩業“東風”的企業,還是順理成章地以挂靠牌照、子公司的方式,成為一家合法的博彩公司。菲律賓財政部曾測算,僅205家離岸的博彩公司就僱傭的中國員工數量就達10.3萬名。

要知道,中國對於賭博的態度是“零容忍”,多年來,中國一直在打擊整治這種跨境網路賭博犯罪。 2015年8月,中國黑龍江警方成功告破涉及數億元的跨國網路賭博案;2017年4月,中國警方成功關閉了在菲律賓的“KONE娛樂”等四個賭博網站,在境內外共抓獲99名涉案人員。多年來,與此類似的新聞可以說是層出不窮。

那麼,菲律賓博彩又如何僱傭那麼多中國人呢?答案就是簽證。

多年來,菲律賓積極與中國增強經濟聯繫,不僅對中國赴菲律賓的公民實行免簽政策,對於到菲律賓打工賺錢的中國人,更是慷慨大方地發放工作簽證。有數據顯示,在2015-2018年間,菲律賓移民局就給中國人發了119814張3個月的臨時工作簽證,85496張1-5年的長期工作許可。

考慮到菲律賓當地氾濫的賭博活動,多年來,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已經不止一次敲警鐘,警告中國公民在海內外參與任何形式的賭博活動,都是違法的,切記不要到菲律賓從事與網路博彩有關的工作。目前,菲律賓監管博彩業的機構Pagcor也開始與中國警方合作,約定將共同打擊非法賭博及非法線上賭博行為。

無需高學歷就能月薪過萬?一入博彩深似海!

為了吸引更多的人“入局”,博彩公司開出的招聘條件通常為,月均工資過萬,只需會講中文、一分鐘內能達40個字的財務客服,對學歷、工作履歷等等沒有任何要求,這對中國農村地區的鄉鎮青年來說,誘惑十足。然而,這些“上鉤”的青年卻不知道,這份看起來可以快速賺錢的工作,踏入之後面臨的就是無窮無盡的折磨。

菲律賓當地有所賭場叫“珍珠大廈”,赫赫有名的博彩公司“索萊爾東方集團”就雄踞在此。而這也是無數菠菜從業者的噩夢,並冠以外號“東方監獄”。在這裡,菜農每天至少要工作12個小時,新手甚至要求14個小時,每月僅有1天假期。若無法完成每日發配的任務,輕則吃臭雞蛋、罰款扣工資,重則進行拳打腳踢。

由於魔鬼般的工作環境,不少人進來之後都心生悔意。然而,想要離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菠菜集團要求繳納一筆高昂的離職費,但對於大部分菜農來說,要是有錢誰又會來來此處工作呢?因此,絕大多數菜農只能拼命工作(騙人),爭取朝日還上這筆債,離開這裡。

那麼,菜農逃跑了會怎麼樣呢?

新聞曾撰文揭秘一名試圖從馬尼拉逃離的博彩從業人員的歷程,其冒險程度不亞於電影“越獄”。首先,逃跑者要有強大的心理準備,也不能相信任何人,因為混菜農圈內的人都知道,只要舉報了試圖逃跑的菜農,就可以獲得高達30萬的懸賞獎金。

一位逃跑者透露,一旦在逃跑路上發現司機偷偷打電話,他就會馬上下車逃走。因為這個司機很可能正向菠菜集團報告他的行踪。

此外,如果逃跑後不幸被抓,菜農們將會面臨精神以及肉體上的“雙重折磨”。第一關就是過上比監獄還慘的黑暗日子,在一所小黑屋中被保鏢24小時監控,沒有水喝,也沒有飯吃。據悉,如果菜農的精神意志足夠堅定,菠菜公司也為這部分人群設置了第二個環節——派打手進行肉體折磨。

這時候,你要有願意救你“上岸”的親朋好友。博彩公司的手段堪如“滿清十大酷刑”,譬如脫光衣服進行吊打,再將視頻發送至菜農的親人,並索要高額的贖回費用。倘若你身無分文、又無親無故,將會被當成貨物一樣進行二次銷售,賣至另一家博彩公司。

一切的一切,都讓逃跑的菜農們感到恐懼,因為誰也不知道,死亡和明天,不知道哪個會先到來。

戒不掉的“賭癮”

雖然首都馬尼拉已是世界有名的賭城,但菲律賓並不是唯一一個將網路賭博合法化的國家。德國、英國、愛爾蘭、意大利、丹麥、加拿大、瑞士等在內的歐美國家,早已利用網路賭博產業賺得“盆滿缽滿”。不過,與這些國家將賭博視作“副業”收入不同,菲律賓卻是公開支持全國發展博彩業,還將博彩業納入該國的四大收入來源之一。

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菲律賓博彩行業的總收入規模達1600億批索,同比增長19%,這在菲律賓當年的GDP總量中佔比達7.2%。儘管收入還算差強人意,但還有許多賭場拐著彎子不交稅,這顯然違背了菲律賓政府想靠發展博彩業來增加政府財政收入的初衷。

據菲律賓機構IBON發布的數據,2019年菲律賓線上博彩公司僅繳納了64億披索的稅款,在菲律賓全年2.8萬億披索的總稅收中佔比還不到1%。 IBON指出,截至2019年的5年中,菲律賓菠菜公司上繳的年平均監管費用僅為38億披索。

此外,菠菜業虐待員工、賄賂官員、跨境洗錢等等一系列犯罪行為也讓菲律賓政府“頭大”,多年來,不少官員和社會代表人士都指出,博彩業耗費的社會成本,遠遠高於帶來的稅收收入。

儘管如此,菠菜產業依舊是菲律賓無法割捨的一塊“大肥肉”。據菲律賓知名監管機構——菲律賓娛樂及遊戲公司(PAGCOR)發布的數據,受新冠疫情邊境封鎖以及控制人員流動的因素影響,2020年前9個月,菲律賓的博彩業務僅賺得223.3億菲律賓披索收入,較2019年同期的暴跌了60%。

由於網路菠菜需要租用商業大樓進行辦公,但因菠菜生意不好做,菲律賓當地的房產公司也收到嚴重拖累。據相關機構的保守估計,2020全年菲律賓博彩業累計退租了將近28萬平方米的辦公空間,累計損失了約14億披索的辦公租金。

說白了就是,菲律賓房產業的火熱“成也因菠菜,敗也因菠菜”;當地還流傳著這樣一句詩:菜農不回菲律賓,公寓處處空悠悠。

業內分析曾指出,如果沒有新冠疫情的影響,2020年菲律賓菠菜行業將帶來高達6000億披索的收入;而不是2020年經濟連續三季度出現萎縮,並在第三季度下滑了11.5%。曾幾何時,菲律賓還有不少官員卯足了勁要叫停賭博業,但看到疫情對菲律賓經濟的打擊,沒有人敢再對菠菜業輕舉妄動。

延伸閱讀:菲律賓發現第一起新冠變種Covid-19病毒為來自奎松市29歲男性

相關新聞:Gordon seeks deportation of Chinese nationals jabbed with unauthorized vaccine

(瀏覽共 33,568 次)